《大毒枭自白》(拾一)_名人专辑_创服天下 - 上海高新创业服务中心
全部商品分类
创新产品

富爸爸,穷爸爸 员工企业哲学 习惯的力量 装修设计 会务会展

好文推荐

近期更新 热门推荐 其他 户外鞋服 生活服务

旅游出行

近期推荐 热门路线 特价优惠 身体护肤 口腔护理

感人好文

大雁的力量 贝贝,一只狗的传奇 上下班路上能做的95件事 智能设备

经济人文

巴比伦富翁的理财课 赢在关系 厨房电器 个护健康 五金家装

长篇连载

做人做事做领导 你的形象价值百万 厨具 灯具 家装软饰 生活日用

名人专辑

做个有钱人:《我爱钱》

经典文章

孕婴奶粉 营养/辅食 孕婴洗护 喂养用品 车床/床品 孕妈专区

《大毒枭自白》(拾一)

售价 降价通知

市场价0.0
会员等级价格
  • 商品货号
    ECS000770
  • 累积评价0人评价

  • 累计销量0

  • 赠送积分0

  • 自提:
    自提点列表
    所在区域
  • 数量:
    减少数量 增加数量 (库存1
卖家: 上海高新创业服务
好评率    
  • 描述 5.0
  • 服务 5.0
  • 物流 5.0
商家名称    创服天下自营旗舰店
商店等级:高级店铺
客 服 QQ    QQ
所在地区    
上海上海

扫一扫,手机访问店铺

推荐精品

最近上新

  • 商品名称:《大毒枭自白》(拾一)
  • 商品编号:ECS000770
  • 品牌:
  • 上架时间:2016-12-02
  • 商品毛重:0克
  • 库存: 1

小鬼捣乱4


  我在犹豫是否让华子留在我身边的时候,一个甘肃人找到我,他说,赵大大跟他是连襟,赵大大不在了,甘肃那边的生意他接着做。我跟他聊了聊,他认识很多西北人,他主要负责联系买家,他自己也运输,有两辆东风牌卡车,毒品一般都是藏在座垫下的暗箱和油箱中,一次运个七八十件。他也不忌讳地告诉我说,他的毒品拉到甘肃以后掺假,然后还拉到广州、普宁卖掉……

  我有意想锻炼一下华子,便答应给甘肃人70件货,让华子跟着走一趟。

  几天以后,华子将钱如数带回来,这让我对华子稍微放心了一点。按说,除了阿军,华子该是我最信任的人了,我也没有什么理由不信任华子,他的那些毛病想必会慢慢地改过来。这样一想,我便将生意上的事逐渐交华子去办。

  当友哥将B先生的400万汇过来后,我不想一次性大宗地做。我分别将68件毒品藏在汽车的轮胎里,由华子押送着运到广州。按友哥电话里所说,希望我把"孩子们"都安全地交给在那儿等候的"吴老师",然后,阿育会从"吴老师"那里把"孩子们"接去香港玩。

  我明白"孩子们"指的就是毒品。我告诉华子只消看着那辆车的司机,把"孩子们"交给那个"吴老师",他就可以回来了。

  可是,我没想到,那边接到货后给我回话说,他们接到的是60个"孩子"。

  我说,不对呀,明明是68个"孩子",怎么会少了8个呢?

  我的火腾地一下子就上来了,我想会不会是华子又旧病复发了?

  等华子一回来,我就没头没脑地训华子说,少了8件是怎么回事?

  华子说,什么少了8件?

  我说,你别在我跟前装无辜,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你知道不,我顶恨对朋友不忠不义的小人!

  华子一听我说他是小人,额上的青筋立刻就暴起了。他脸红脖子粗地跟我吼,你说谁是小人?别以为自己有了点臭钱,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想当年,要没有我,你现在不知道在哪儿当人渣呢。老子念小时候的旧情才投奔你,老子不干了,老子走!

  我说,华子你也别他妈老拿从前的事儿说事,我这些年接济和帮你的也不下百万了。告诉你,我要不是念当年的旧情,我就不会一次又一次地收留你。你走,有本事永远别再回来!

  我们话呛话,说得都太过分,都很解恨,也都很过激。华子愤怒地一扭头就走了。

  华子这次怎么这么血气方刚呢?以前华子要是办错事,就像孙子一样听你数叨他,决不还嘴的。难道我真的冤枉了华子?

  这样想着,我便又再次给老陈打电话,让他帮我调查一下,怎么少了8件。

  不多时,老陈回话说,有个轮胎进水了,货被泡了,所以才不够数了。没事,咱们共同担点吧。

  我放下电话就傻在那儿了……

  我冤枉了华子。

  我真后悔一向沉着冷静的我,那天为什么不冷静,又为什么在那样的气头上说了那么多绝情的话……

  我觉得对不起华子,我想派我的小弟去找华子,可是,我怎么知道他去了哪里?而且,他还会回来吗?我陷在对华子深深的内疚里。

  这时,我收到了B先生从广州发过来的一批劣质茶叶。按事前老陈电话的暗示,我让手下的小弟将毒品包装到茶叶里以后,以货不合格为名又将茶叶退回广州。

  我知道B先生会把藏有毒品的茶叶运回普宁,最后在普宁将毒品取出后分销。

  这种运输方法比较隐蔽,不容易引起公安人员的注意,成功率还是很高的。

  那天,洪顺发过来跟我说话,他说,苏家二兄弟出事了,你知道不?

  我说,出什么事了?

  他说,苏家二兄弟将货弄出境之后,不敢马上运输,稳妥起见就把货放到了境那边公路附近山上的一个涵洞里。本来那是一个废弃了多年的涵洞,平日根本不会有人进去,可是,哪知有一群小孩子在附近玩耍,就钻进了涵洞……

  有一个小孩摸了两块出来,回家拿给大人看,大人一看是海洛因,就向当地公安报了案。人家公安做好了保密工作,也不让那些家长和孩子乱说,然后他们派人在涵洞附近守着。苏家二兄弟哪里知道有小孩子进涵洞了,他们派人过去看看周围没什么异常,就通知取货的人前去取货。

  两个取货的人开着一辆面包车,车上还带了两支小口径步枪,到那儿就被公安抓了个正着。公安一审,两人就交待了毒品是苏家二兄弟的。苏家二兄弟是早在那边挂了号的,全因为这边一直保着,这回公安总算寻到了机会。再审,两人又交待苏家二兄弟让拉上货后开车送到云南海堤公路,用两辆相同型号分别装有毒品和毒资的面包车,在公路上相互交换车钥匙进行交接,再由其他毒贩将车开往广州,接货的人好像是谢老黑……

  人家那边公安当即就决定,在广州接头地点实施"控制下交付"。交付时抓住了谢老黑。然后公安让谢老黑,分别与在泰国、香港的老板通话联系,想将两人都诱到广州好一网打尽。可能那谢老黑被抓的时候,手机一直是开机状态,他的电话当时跟香港老板的电话处于通话状态,警方动手时忽略了那部手机,现场的动静就像直播一样,通过手机被香港老板全听见了,所以,香港老板迅速扔掉了那部手机,又及时通知了泰国的老板,这样,那两人才幸免被一锅烩了啊!

  因那谢老黑跟咱做过一回生意,百分之百会供出你。再有那苏家二兄弟可也跟咱千丝万缕,所以,近一个时期最好谨慎从事,别让人家抓住了把柄。政要让我转话给你,可都得好自为之啊!

  我说,明白了。不过这谢老黑怎么这么没骨气呢?

  洪顺发冷笑着说,什么是骨气?到了人家公安的手里你就是一摊泥,人家怎么捏你,你就得怎么来。换了你,换了我,一样听人家摆布。

  我说,咱只要不离开这儿,就是安全的。

  洪顺发说,哪儿有安全的地儿呀!谁能保证谁的安全?记住老兄一句话,自己的小命不要交给任何人,一定要自己掌握着自己的小命。

  我跟洪顺发说话的时候,看见院子里有个人影晃了一下。我警惕地出去一看,竟是华子回来了!

  洪顺发跟出来,先行告辞。

  我冲着华子笑笑说,我还以为你会记恨我一辈子,再也不回来了。

  华子就很不自然地脸一红说,哪能呢,我记恨谁也不会记恨你的。

  我说,华子,那天都是我不好,冤枉了你。真是对不起。后来我让老陈查了一下,是轮胎里进水把货给泡了,所以损了几件,不关你的事儿。我最近一直想派人找你去呢,还怕你不给我面子……现在好了,自家兄弟,你能回来我真是很高兴,要不然我可是连找你赔理道歉的机会都寻不到啊。

  我拍了拍华子的肩说,回来了就好,跟我好好干吧,我不会亏待你的。

  华子说,咱们亲兄弟谁跟谁呀,别说亏待不亏待的话。我也有不是的地方,以前我要没有那些个……

  我摆摆手止住华子说,旧事咱就不提了,以后咱还像从前一样是好兄弟,无论再遇到什么事,我们彼此一定要坦诚相待才好。

  华子说,对对对,一定要坦诚相待。

  我让华子帮我把珠宝生意上的钱款催要一下。

  我抽空给宛云挂了电话。

  一段时间以来的这一团乱事,搅得我把宛云忘得一干二净。怨不得宛云说"男人为了自己的那一份虚荣,为了自己的争强斗胜,为了那些个空空,无论多好的女人他们都会丢掉"……

  宛云那边电话没人接听。

  电话铃就那么一直响着,我看着自己的手机,一直看到出现"无人应答是否重拨"的字样。我猜宛云是生我的气了,故意不接我的电话。

  过一会儿我再打,那边通了,只是,宛云在另一头不说话。

  我说,宛云,这一段忙死了,顾不得给你打个电话,真对不起,你好吗?

  宛云的语气满带着怨恨似地说,无所谓好和不好,活着就是了。

  我说,生我的气了是不是?我要赔多少不是你才能高兴呢?

  我听见电话那边有宛云哭泣声,心里便有些发紧,不知宛云那边发生了什么。

  我说,宛云,哭了是吗?告诉我为什么哭?发生了什么事?

  宛云说,我、我怀孕了……

  我说,是吗?宛云你该高兴才是,给我生个儿子吧,我一直想要一个儿子。宛云,耐心地等我一段,我很快就过去跟你们团聚了!

  宛云仍哭着说,什么时候是"很快"?




第九章鸟逢双木必惊飞



  鸟逢双木必惊飞1


  假如我就是阿明的一场宿命,阿明这只大鸟早早晚晚都会『鸟逢双木必惊飞』的。

  我逃得了今天,也逃不掉明天,所以不如不逃。

  而阿明在哪里呢?

  最终,无论是像我坐以待毙,还是像阿明闻风而逃,都不过是一场又一场的殊途同归……

  什么时候是"很快"?我无法回答和定义这个词。

  因为"很快"是一个瞬间,当我说"很快"的时候,我觉得脑子里飘过一片像黑云一样的东西,而那一片的飘忽也是"很快"……

  人的一生,不就是这样的一种很快的飘忽吗?

  我对那个瞬间曾出现过的飘忽一直心存着某种恐慌。那种恐慌是烦乱造成的。我第一次强烈地渴望过宁静的生活,跟宛云,跟林妮,跟我心爱的人。

  或许我们也不一定就在新加坡定居,有了足够的钱,我们应该可以选一个更好的地方,也不一定是在一个地方终其一生。我还有一个梦想,不算太老的时候,去世界各地转转,一地一地转,不急不忙转,从此安闲地度日。

  我想我现在完全有能力实现我所想的这一切。可是,我必须要把我手里积攒下的各种各样的事情处理完。或许,我无法回答宛云的"很快",正是因为我无法得知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处理完许多年里积下的各种各样的事情。

  而且,为了以后生活得永远无忧,我必须跟B先生和友哥把生意进行完。我想,与B先生的合作,该算是我在这条道上与人最后的合作了。

  B先生汇过三笔钱来,做完这三笔我就真的不做了。

  那天,阿常来找我,问有没有运输上的事好做。我正好想找人到境外买几辆跑运输的车。我想让胡四儿继续找信息部的车作为幌子,在前头开路,车上只装少量的毒品,而大宗的货则藏在随后发出的我自己改造的车里。车要买新车,主要是为了同时上当地的牌照,甚至连驾驶员也要物色当地的。因为一段时期以来,公安部门对临沧、德宏、保山的车查得比较严,用省外牌号车辆运毒,同时尽量做到驾驶员的身份住址与车牌的地区一致,这样可以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怀疑。

  一星期以后,阿常打电话告诉我,他在贵阳买到一辆吉普车。我让他就在贵阳上牌,车开到昆明后,我叫冯天明带上工具去昆明把车改装好。

  我正准备叫冯天明去昆明改装那辆车的时候,华子刚好走进来,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等冯天明一走,我问华子,怎么了?有什么事么?

  华子说,我不想天天跟在人家屁股后面清账。你干吗老让我干要账的事儿呢?正经儿事一点也不让我插手。你还是不信任我!其实,我也可以帮着你跑跑运输。你让阿常帮买车,我比阿常买车要有路子。

  我说,你能从哪儿买到车?

  华子说,四川、浙江这些地方我都有朋友。

  我说,那好吧,你去浙江给我买辆车回来,并上当地的牌照好不好?

  华子高兴地走了。

  其实华子误解了我对他的好意。怎么说,我们两个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而且华子对我还有过恩情,所以我不让他多插手还是出于对华子负责任的考虑。谁知道哪天就出事了?我不愿华子也栽在这种事上。我尽量让其他小弟去做担风险的活计,正是为了保护华子。所以说,我对华子和我的小弟从感情上还是有区别的。

  而我又不能把我的这份担心明确地告诉华子,如果让其他小弟知道了,人家就会多一份寒心。不论怎么说,我的这些小弟对我都忠心耿耿,我这个当大哥的即使内心有亲疏,也是不可以让他们瞧出来,那样我还怎么当他们的大哥呢?当然,我待他们一向很好,每个月,我会固定地给他们发工资,由于有阿军的例子在前,我对每个投靠我的小弟,在投靠之初就给他们的家人发了一笔风险金,好让他们和家人都没有后顾之忧,这也是跟我的小弟比别家小弟好的原因之所在。

  人心换人心,无论做到多大,千万不可对手下的人不当人待,这是我一向坚守的原则。

  我真没想到华子办事那么利索,他到杭州仅三天时间,就办好了买车和上牌照等全部手续。最后,他给我打电话说,他能不能在当地给我找一个司机。我说若能找个当地的司机当然更好啦。

  华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精明能干了?我对华子真有点刮目相看。而不管怎么说,华子这么能干,我还是感到一份欣慰的。我在心里感叹:上阵亲兄弟,打仗父子兵,这话说得精透啊!关键的时候,还得靠亲兄弟一起上阵才行。

  除了启子那里,我还向山里新开的两家制毒厂赊了大宗的货,因为是最后的孤注一掷,我自己真有完全豁出去的那种感觉……就像运动员临近终点的最后冲刺,有些疯狂,有些玩命,但我对自己充满着自信,我想,我拼力闯过了那个终点,我就可以永远地去过我想过的一种踏实生活了……

  每个人的奋斗都会有一个临界、一个极点的出现。我想这就是我生命里的一个极点一个临界了,能够平稳地走过这个极点跨过这个临界,会有另一场人生在前面等着我……

  我让老陈在广州务必物色一个既安全又保险的仓库,我要先将货分期分批运至那里,虽然胡四儿给我租的那个仓库也不错,可是,用过一次就不好重复再用,再用就怕用出麻烦了。而老陈是我多年的朋友,对老陈,我可比对胡四儿更放心。

  华子把车开到云南后给我打电话,问我把车子是不是开回我住的小镇。我说,就放到瑞丽的那个仓库吧。

  我告诉了他瑞丽的那个仓库地址,让他把车交给看库的小弟就行了。

  华子到了瑞丽并没有马上回到我身边。我给华子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华子说,他

  又找了两个从前在四川认识的会开车的小弟。

  我说,你找好了,他们归你单独领导和指挥,不必给他们报我的名字。

  他说,好,我知道了,我就回。

  华子回来的时候,带了一个朋友,叫李水,精精瘦瘦的,小个子。

  我悄声问华子,怎么可以随便带人来?

  华子说,我们两个早就认识,从前搞过运输,他还会开车,有点什么事,能帮上手。

  人已经带来了,我就没再多说什么。

  胡四儿被我调遣回来继续装柚木。胡四儿仍然用老办法跟司机保持联系。而我并没告诉胡四儿他的车除了柚木并没有装毒品,我只是让他在前面探路。看到胡四儿心事不宁像蚂蚁一样走来走去的样子,我就想笑。

  胡四儿看出我笑他,不好意思地说,你老笑,笑我什么嘛?

  我说,没什么……

  当胡四儿的车子顺利抵达广州后,我放手让华子启动藏在瑞丽仓库里的那辆装了夹层的汽车上路了……


  鸟逢双木必惊飞2


  本来我想派华子一路跟踪监视车子,但华子坚决要留在我身边。

  华子说,让李水跟着吧,他可以随时随地向我报告情况。

  看来华子也搞了二级权力批发。他跟李水联系,李水跟司机联系,多一层环节就多一层安全,倒是没什么不好。

  车子每到一个地方,李水就会告知华子,华子就会告诉我。

  车子到宁蒗了。

  车子到石棉了。

  然后,车子失踪了。

  李水报华子,华子报我。我问华子,为什么会失踪了呢?

  华子说,我叫李水到石棉去看看。

  车上夹层里装了80件货,买价是每件2.5万,卖价跟B先生讲好是每件9万。

  后来,李水给华子回话,华子跟我回话,车子到石棉以后发动机坏了,车子现放在石棉沙湾的一个汽车修理厂,需要3000块钱修车。

  我就安排华子迅速把钱打到卡上……

  后来,直到老陈给我打电话,通知我货已经接到,我才放了心。

  可是,就在老陈给我打来电话的当天晚上,安丽突然很诡秘地给我打来电话。

  安丽说,林生,小心你身边的小弟呀。

  我说,怎么了?听见什么风声了吗?

  安丽说,你可别不把我的话当真,别说是不是听到风声,风声不准我都不会给你打电话。我问你,是不是有一批货过石棉来的?告诉你,你的车一直就在人家的监控之下,而且不是一个省两个省,这次可是更高的部门。有人跟我说,还不是一个国家的更高部门,连美国缉毒署都盯上了……

  我说,你看你说得这么玄,我有那么备受关注吗?

  安丽就有些急了。安丽说,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固执和过于自信的人。你不要以为你坐在你那个鬼地方便天下太平了,没人敢怎么着你,你像那个井底的大青蛙,越来越没有见识了!连自己身边的小弟也看不清。跟你说,你身边的一个小弟就足可以像一块炸弹毁了你。你爱听不听,我反正告诉你了。现在,我已经是冒着生命危险告诉你这事,咱们的说话可能正在被监听,也就是你,换一个人,我才不会上赶着给他打这样的电话,我图你什么?你说啊?你好自为之吧!

  安丽说完,再一次气愤地摔了电话。

  我从那种摔里,感到了安丽对我的一份至真至切的情谊。

  我不能不听安丽的话,安丽的消息来源应该是可靠的。安丽也是江湖中人,哪一面的消息她都有。可是,我身边的小弟,我一一地滤了一遍,觉得哪一个都不像毁我的人。

  所谓的身边小弟出卖我之风又是从何而来呢?

  而且,车子虽然在石棉失踪了一些个时辰,可是后来还是按事先的计划运到了广州,老陈那边也接到货了,老陈还给我回了话。会不会是那边公安在诈我?

  转而又想安丽虽然对我好,可是,安丽同样也是那边用着的人,那边难道就不可以让安丽诈我?离间我跟小弟的关系?

  我不知怎么想到离间这个词的,可能想到小弟一下子就想到了阿军,阿军为了我不惜跳楼自杀,那是多好的小弟啊!他们就是眼气我有这么好的小弟,所以才要在这方面大作文章,以扰乱我的阵脚,我不能轻易上当。

  可是,我不应该怀疑安丽跟那边合在一起诈我,安丽会那样做吗?

  我当然是不该怀疑安丽对我的一片情的。可是,女人,爱不成生恨的也极多啊。

  谁能知道会不会突然哪一天,哪一根弦拧住了,发作了,自己都校正不过来了!

  我想,无论怎么样,我也要将最后的这几趟跑完,你截住我一车,我还有第二车,你截住我第二车,我还有第三车……反正我没在现场,反正公安就是知道是我的货也没有证据,反正,M国是个连红色通缉令都发不到的地方,反正我还有政要等官方的一群朋友保护着……

  我决计放第二批,还有第三批……

  我想,我的大脑有一个缺口,那个缺口在那一时刻就像决堤的海。我即使用整个身体横在那里,都挡不住它们的奔流。

  那些奔流的水可能毁坏掉什么,更是我始料不及的。

  我忘了时间,因为所有的日子都淹在奔流里。而有一天,所有的电话都静下来了,所有的人好像都不知去了哪里,一切早都有所改变了,只是我不知。

  那个时候,洪顺发进来了。

  洪顺发说,出事了!你知不知道?

  我的脑子有些木,像小时候陷进那条倒流的河水里,那种身不由己般的沉陷……

  我说,出什么事了?

  洪顺发说,你的最后一批货,是让司机放进广东的一个仓库里吧?而你放货的仓库旁边还有一个仓库,里边放着多少吨冰毒你知道不?我只告诉你,那一仓库冰毒的价值,整整9个亿啊!因为你那一车货,人家的9个亿全部泡了汤!

  我听着洪顺发的话,就像看见炸弹开了花儿!


  鸟逢双木必惊飞3


  洪顺发说,无论你承不承认,你最后一批货交谁做,谁就是公安的线人。美国的、香港的、泰国的,还有台湾道上的老大可能都要来M国,你要有个思想准备……

  洪顺发说他要去政要那儿,说完就走了。

  屋子里就剩下了我一个人。

  我一下就想到了华子。

  华子再怎么好赌、好骗、好搞女人,可是,我从来没想过华子会是公安插到我身边的线人。我之所以不往华子身上这么想,是因为华子在早年救过我--就是从警察的手下把我放走的。

  那天安丽打电话告诉我,让我小心身边的小弟,我曾经有一点想到华子,只是我从感情上不肯承认罢了,更不愿这样的事发生在我跟华子之间。

  或许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什么是永恒的,爱情、友谊、生命……

  连生命都是无常和无定的,更何况附着于生命之上的爱情和友谊呢?

  你的恩人不一定一生都有恩于你,你的仇人也不一定一生都加害于你。或许有恩于你的人,最后恰恰就是置你于死地的人,而你的仇敌兴许会变成救你出苦海的恩人……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永恒的恩人和仇人。

  真没有什么是永恒的。

  我突然地就像一个开悟之人,顿入禅境--

  凌晨5点钟的光景,晨曦未露。雪山的夜晚一定是沉在海里的,海上升莲花于我的脚掌之下,我看见了禅中的自己独对无人的海,面朝东方,神清气爽。

  莲旋我于万水之中,万水似一袭袈裟,度我历劫的苦难。

  我在苦难之中和苦难之外看见了什么?

  苦难是无边黑夜,也是光明的岸。

  而红日是黑夜烧制的光明,这光明是黑夜的一件量身订做的衣裳,它不多出一点也不少出一块,刚刚地好,刚刚地覆盖住夜,一点头都不会露出来,一点破绽都不会有。

  光明和黑暗其实是一个世界的双簧,一个世界的正反面,一个世界自己对自己的替代。

  当红日高照,我的生命正沐浴在心的苦海里,心身皆苦时,我双手合十,不求逃离,只求皈依……

  莲心也是一种苦,跟我的心相通,携我陷于无底的底里,以为入底便是遭灭顶之毁。

  而不求重生,何以有毁灭?毁灭和重生,其实也是生命的两面。

  生,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出现;死,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等待。

  生死归一。

  因为无定,因为无常。

  生没有什么庆幸的,死亦不必心怀伤悲……

  从禅境里走出来的我,仿佛变成了另一个我。倘若真是华子,我不会恨华子,我也不会去看华子的脑后是不是长有反骨。每个人的生存都自有他的道理,无论那道理讲得通讲不通,就仿佛我们常念及到的命运。命运安排我跟华子小时候在小街上相遇;命运又再次安排我们以恩报恩地分离和重逢;然后再以另外的方式,在另外的地点,以完全颠覆从前的相遇而分离……

  没有什么,只是命运。

  我想起这一次华子回来是他主动的。一定在跟我闹僵的那一次,华子有了生变的心,他只屑遇到点燃他心火的引子。而那个引子是谁?这是我心中的一个谜。

  华子最后一次回来是有目的的。华子主动要求贩运毒品,工作积极又努力……我以为华子真的是要痛改前非重新做人,可华子不是。华子没有应付这些事情的脑子。

  在华子的背后,一定有着一个强大的支撑,所以华子才能那么地从容不迫。如果华子那时候提出跟车走,我可能真要对他有所怀疑,可是他坚决地要求留下来,留在我身边。他留在我身边其实是很冒险的,一旦我察觉了,他就没命了。因为即使我放过他,道上的人也不会放过他。可是,这一举,恰恰打消了我对他的全部防范之心。

  我不恨华子。华子能这样做,一定有华子的道理。我为什么一定要让华子死心蹋地地跟着我卖命然后送死?像阿军,于我来说,阿军就像个英雄一样树在我心里,而在许多人的眼里,阿军可能是不可理喻之人。

  我为什么一定要让华子像阿军一样呢?

  华子如此也就拯救了他自己。其实我何尝不希望获得拯救?每个人陷到不能返身之境地,都渴望被拯救。可是,上帝对有些人是连被拯救的机会都不给的……

  我想通了这样一个道理之后,我决定保华子,而不是清理。

  许许多多道上的老大都云集到M国来了。大家要我给一个说法。

  我说,我的小弟一直在我身边,第一批、第二批货也都成交了,失在最后一批货,我当然有责任,但9个亿损失让我赔,我赔不起。可是,我可以尽我所能承担一部分……

  聚会的那天,我总想起《教父》里也有黑帮老大们的一场相聚。可见无论什么年代,无论哪个国家,无论社会进步到什么程度,这样的一群人,总会以相似的面目在一种场里相聚,而命运最终的结局也应是一样的,没有谁可以善终。

  就在那样的一天,我坦然地坐在他们中间。我甚至想,他们要是以为我就是公安的线人,把我在那一天除了,我认了就算了!



未完待续

商品评价
  • 0%

    好评度

  • 好评(0%)
    中评(0%)
    差评(0%)
  • 全部评价(0)
  • 好评(0)
  • 中评(0)
  • 差评(0)
  • 用户晒单(0)
包装清单
我们的优势
售后保障
质保期:一年
售后服务电话:021-65572698
本商城向您保证所售商品均为正品行货,本商城自营商品自带机打发票,与商品一起寄送。凭质保证书及本商城发票,可享受全国联保服务(奢侈品、钟表除外;奢侈品、钟表由本商城联系保修,享受法定三包售后服务),与您亲临商场选购的商品享受相同的质量保证。本商城还为您提供具有竞争力的商品价格和运费政策,请您放心购买!

注:因厂家会在没有任何提前通知的情况下更改产品包装、产地或者一些附件,本司不能确保客户收到的货物与商城图片、产地、附件说明完全一致。只能确保为原厂正货!并且保证与当时市场上同样主流新品一致。若本商城没有及时更新,请大家谅解!
权利声明:
本商城上的所有商品信息、客户评价、商品咨询、网友讨论等内容,是京东商城重要的经营资源,未经许可,禁止非法转载使用。

注:本站商品信息均来自于厂商,其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信息拥有者(厂商)负责。本站不提供任何保证,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常见问题
下单后可以修改订单吗?

由本网站发货的订单,在订单打印之前可以修改,打开“订单详情”页面,点击右上角的“修改订单”即可,若没有修改订单按钮,则表示订单无法修改。

无货商品几天可以到货?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法获取商品的到货时间:若商品页面中,显示“无货”时:商品具体的到货时间是无法确定的,您可以通过商品页面的“到货通知”功能获得商品到货提醒。

订单如何取消?

如订单处于暂停状态,进入“我的订单"页面,找到要取消的订单,点击“取消订单”按钮。

可以开发票吗?

本网站所售商品都是正品行货,均开具正规发票(图书商品用户自由选择是否开发票),发票金额含配送费金额,另有说明的除外。

如何联系商家?

在商品页面右则,您可以看到卖家信息,点击“联系客服”按钮,咨询卖家的在线客服人员,已开通400电话的卖家,您可直接致电卖家。

收到的商品少了/发错了怎么办?

同个订单购买多个商品可能会分为一个以上包裹发出,可能不会同时送达,建议您耐心等待1-2天,如未收到,本网站自营商品可直接联系京东在线客服,第三方商家商品请联系商家在线客服。

如何申请退货/换货?

登陆网站,进入“我的订单”,点击客户服务下的返修/退换货或商品右则的申请返修/退换货,出现返修及退换货首页,点击“申请”即可操作退换货及返修,提交成功后请耐心等待,由专业的售后工作人员受理您的申请。

退换货/维修需要多长时间?

一般情况下,退货处理周期(不包含检测时间):自接收到问题商品之日起 7 日之内为您处理完成,各支付方式退款时间请点击查阅退款多久可以到账;
换货处理周期:自接收到问题商品之日起 15 日之内为您处理完成;
正常维修处理周期:自接收到问题商品之日起 30 日内为您处理完成。

免费小说阅读网, 都市小说,
对比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