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毒枭自白》(玖)_名人专辑_创服天下 - 上海高新创业服务中心
全部商品分类
创新产品

富爸爸,穷爸爸 员工企业哲学 习惯的力量 装修设计 会务会展

好文推荐

近期更新 热门推荐 其他 户外鞋服 生活服务

旅游出行

近期推荐 热门路线 特价优惠 身体护肤 口腔护理

感人好文

大雁的力量 贝贝,一只狗的传奇 上下班路上能做的95件事 智能设备

经济人文

巴比伦富翁的理财课 赢在关系 厨房电器 个护健康 五金家装

长篇连载

做人做事做领导 你的形象价值百万 厨具 灯具 家装软饰 生活日用

名人专辑

做个有钱人:《我爱钱》

经典文章

孕婴奶粉 营养/辅食 孕婴洗护 喂养用品 车床/床品 孕妈专区

《大毒枭自白》(玖)

售价 降价通知

市场价0.0
会员等级价格
  • 商品货号
    ECS000749
  • 累积评价0人评价

  • 累计销量0

  • 赠送积分0

  • 自提:
    自提点列表
    所在区域
  • 数量:
    减少数量 增加数量 (库存1
卖家: 上海高新创业服务
好评率    
  • 描述 5.0
  • 服务 5.0
  • 物流 5.0
商家名称    创服天下自营旗舰店
商店等级:高级店铺
客 服 QQ    QQ
所在地区    
上海上海

扫一扫,手机访问店铺

推荐精品

最近上新

  • 商品名称:《大毒枭自白》(玖)
  • 商品编号:ECS000749
  • 品牌:
  • 上架时间:2016-11-29
  • 商品毛重:0克
  • 库存: 1

第七章死人的事经常发生



  死人的事经常发生1


  赵大大死了,他没有带走一分一厘。我们生来并不是为钱而来,我们死后也同样不会带走一分一厘。可是,又有谁不热爱钱呢?

  即使钱是婊子,我们还是会怀着最无耻的心热爱着她!

  在这个世界上,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却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因为死亡的存在,就不

  干自己热爱的事了!

  背罐车运毒就是掉包计。事先制作出两到三个外观一模一样的背罐,然后在罐子底部制作一到两个夹层,把其中的一个放在M国境内,一个放在境外,而让其中的一个用于正常的油料或酒精运输。这辆车无论是入境和出境都在正常运输中,所以尽管放心地走来走去,因为它的来去都通过检查了,就极容易麻痹检查人员对罐车的怀疑和警惕,以为这是一辆令人放心的罐车。而一旦需要运毒时,就可采取调包的方式,把从境外进来的那辆正常的运油料或是酒精的背罐车,换成藏有毒品的背罐车,顺利从境内运出去。两个背罐互换,掩人耳目。而如果还有第三个夹层背罐,可作备用,放在境内或是境外伺机启用……

  有时也按背罐开口的尺寸,做一只小铁桶,将毒品藏于铁皮桶内密封好,然后放入罐体中,为防止漂浮就用鱼网罩住固定于罐内,到糖厂装上酒精,拉到目的地卸货……

  韩朝就是用我的法儿将毒品藏在油罐车内向境外卖过六七次货……

  我用背罐车试过几回之后,又筹措过20件海洛因,叫阿军将毒品藏在改装过的130小货车水箱边的夹层里运到了下关……

  短途的试验成功更增强了我长途贩运的信心。接下来,我得考虑车辆改装的场地,还要解决有效车辆和货品的仓库问题。

  起初,我一直在小镇街上的一个小修理厂改装汽车。有一次,洪顺发委托我把他的一辆红岩车的挡板加高,作为一个机关,以后准备做毒品。我叫修理厂的小老板买来长方形的空心管,洪顺发说原来有60公分高,加高到80~90公分,并把原来的挡板换成新的。在停车场量好尺寸,然后焊好,再把车开到320国道瑞丽糖厂后面的一个加油站的仓库改装。改装好以后,洪顺发叫他的手下把车开走。他们拉了一车板子做试探放空跑,结果被州公安局在瑞丽扣掉了。

  不久,洪顺发又对了一辆东风145进行改装,还是加高货箱挡板。我不想再让那个修理厂小老板继续干,便找来在小镇上搞装修的冯天明,他是政要的一个外甥。冯天明干活儿比较有悟性,一点就透,你有什么想法,跟他一说,他即刻就明白了,然后他会在你说的基础上做合理的改进。后来,凡有改装的活计,我都让冯天明来做。冯天明帮我改装车子,除去材料费,每辆车给他改装费3000元钱。政要知道后很高兴,待我便格外地比对别人好。我从中得到启发,便在我投资的公司里陆续安插了政要及其他官员的家人和亲戚,我给他们开一份工资,他们给我在方方面面开绿灯……

  我们那个镇子和镇子周边,运输毒品的人都有自己的仓库。我让阿军在瑞丽海关的货场边靠近糖厂的地方租了一个仓库,大概有一亩地,租金一年是8000元。还有一个是医药公司的仓库,在瑞丽从糖厂出城的一座桥边上,租金一年1.3万元。仓库主要是一种备用和掩护。想做大宗的毒品生意没有几个仓库肯定是不行的,我甚至派人到云南和广州去物色了一两个像样点的仓库。没有毒品生意的时候,仓库主要用于做点土产豆子生意,车子便给我的小弟平日里讨生活用。

  这时,华子带来一个叫胡四儿的,他原来在老家做木材生意,后来生意做大了,就到云南发展,又从云南发展到广东,且在广东还建了木材加工厂。我对这个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华子却令我很失望。原来华子并没有拿上钱回老家经营他的小卖店,他拐了一个结过婚生过小孩的女人,两人一起在云南开了一个小饭馆。华子这人自从沾了嫖、赌后,就再也无法安下心来正经做生意,只要手里有点钱,他一转眼就进了赌场,不一会儿就输得一干二净地出来了……后来,手里没钱的时候,他就借,借了人家四五万块钱,从来不还,就没人借给他了;他就骗,跟来他小饭馆吃饭的人胡吹冒骗。

  胡四儿就是在他的小饭馆吃饭时被华子骗去了5万元钱,他告诉人家他可以从云南他哥那儿买到又便宜又上好的柚木,他拿了胡四儿的钱就去了芒市,在芒市又勾搭上一个女的,就把那个带小孩的女人丢下不管了。那女人一路找来,跟他打得不可开交。最后,那带小孩的女人索要10万元青春损失费,华子拿不出,就又去找胡四儿。胡四儿说,你带我去M国见你哥看木材,看见木材我就借给你钱。华子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领着胡四儿来见我……

  我把他借胡四儿的钱全部还清,问华子怎么解决芒市的女人和那个带小孩的女人。华子说,他准备跟芒市的女人结婚。

  我说,那你老家的那个怎么办?这样子不好,对不起人家,既然要结婚,要先把老家那个退掉。

  华子吞吞吐吐了半天,最后说,我想退掉,只是……

  我知道华子的意思,就问他,你需要多少钱?

  华子说,要退老家的就得给人家一笔钱,另外,那个带孩子的还要10万元青春损失费,还有……

  我说,华子,我给你30万元钱。一个10万是给老家的,一个是给那个带小孩的女人,另10万,你好生跟芒市的在一起做点生意,别胡折腾了,也再别去嫖去赌了。

  华子接过钱,便感激涕零地跟我说,我只想跟在你身边帮你做点事……


  死人的事经常发生2


  我领胡四儿进山,去了我跟杨根茂当年考察过的那片柚木林。我其实一点也不愿意再进那片山,再去看那片柚木林。那一片山,那一片林,系结着我心中失去文妮的痛,那些痛在我的心上经年累月地结成了疤,带胡四儿重走那地界,无疑将疤儿生生地揭开,我无法止住新鲜的血液从伤口处往外汩汩地流淌……

  胡四儿简直高兴坏了,他说,我要是有足够的资金,这可是能赚大钱啊!

  他说,咱们一起弄吧?他一边说一边回头征求我的意见。这一回头,他惊叫起来,哟!你怎么了?脸色那么不好?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我说,没什么,我没事的。你看吧,如果光是资金的事,应该不成问题吧。

  胡四儿说,那我先去再租个大一些的仓库。

  我说,你的加工厂在哪儿?

  胡四儿说,我老家有一个,规模不够大,云南还有一个……

  我说,你先物色去吧,物色好了告诉我一声。

  胡四儿走了,我把华子收留下来。一开始,我只让华子打打杂,煮煮饭,采购些家里的日常用品,陪母亲说说话。

  母亲的身体越来越不好,越来越思乡心切,而且常常念叨宛云的名字……

  宛云每个月会写一封信来,信里有一些思念和缠绵掩映在文字间。我想是因为这样的分开,才使宛云的心跟我离得近了……

  一想到宛云,我便时常会冒出收手不干的念头。我想,我要趁宛云这两年念书的时间,把钱挣足了,挣到下一世都无忧无愁了……我跟宛云,还有母亲和我的女儿林妮,我们要过安稳的无忧无虑的生活。为了这心之所想的一份幸福生活,我必须加快努力,也只有加快脚步,才能把母亲及早安排到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地方,安度最后的时日……

  想来,跟宛云、林妮还有母亲到一个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地方长相聚首,便是我的明天吧。

  可是,母亲并没有等到我向她承诺的那一天。她在华子回来后的一天清早,再也没有醒过来……

  其实母亲对她的离去早有预知的。那些日子,她常常握着我的手跟我说,如果我不能活着回到家乡,死后也一定要把我埋到家乡的土地上。有一天,她还让华子找个乡人去看看我们家的墓地,在我父亲墓地的旁边也给她挖一个坑……

  我想我连母亲最后的遗愿都无法满足,我无法将她埋到家乡的土地上。我把母亲跟文妮葬在了一处,我常常去看望母亲和文妮,给她们带上鲜花,在落日的余晖里在她们的身旁坐一坐,内心无限伤感。

  母亲平日里是帮不了我什么的,可是,她只要在,她仍然是我的主心骨,我不认为我在这个世界上孤孤单单。可是,母亲这一离去,我仿佛一下子陷进了无助里,某种厌世的情绪便时常笼罩着我。我甚至常常会问自己,人活下去的意义是什么?人活着到底有什么意思呢?

  这期间,阿常介绍普宁的胖子跟我做了几回小打小闹的生意。胖子就是魏老万那次偷着组织了180件海洛因,让阿常替他运到老家玉溪,然后用货车运到普宁卖给胖子的那个"胖子"。毒道上的人都是混做一气的,只要有钱赚,无论以前互相之间直接或是间接地发生过什么,大家都是不计前嫌的。最终利益是第一位的,什么恩怨都要让位给利益……

  因为阿军在准备给赵大大的货,所以跟胖子生意上的事,我就叫华子跑一跑腿,比如叫华子去联系,然后收收钱……

  没有多久,阿常和胖子都找到我,说华子在中间玩名堂,故意把价报高,从中吃差价。

  当着买家的面,我问华子,是不是有这种事?

  华子承认吃了三、四十万元。

  我说,华子,你怎么能这样做人呢?我待你就像兄弟一样,甚至比亲兄弟还要亲上一层,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你知不知道在这条道上混,诚信是顶重要的?阿军跟了我这么多年,从来没像你这样!你让我还怎么在这条道上混?将来怎么教育我的小弟?如果他们都像你一样做人,我们还做什么生意?你这不是在毁我吗?

  我差点脱口说出你不要以为你当年对我有恩,你就可以随心所欲。可是,我在那个气愤的瞬间,还是止住了自己要说出的很伤感情的这句话。我要给华子留点面子,我无法不念旧情。这也就是华子,换成手下的任何一个小弟,包括阿军,他们要是胆敢做出如此出轨的事儿,我早就把他们开了……

  那天晚上,阿军陪我到山里散步,我跟阿军说起华子。阿军说,本来你们兄弟的事儿,我不便多插嘴,可是,你是我大哥,有些话我闷在心里已经好久了。华子这个人吧,用钱花钱太过挥霍,即使我们以后洗手,这个人也不会收手,早晚会出事的……

  我慎重地考虑了阿军的话。我以为在华子的事情上,我是有责任的,我总觉得以前的华子不是这个样子。我想我不能让华子再做违法的事了,因为黑道上的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出事,牵连到华子也不好……

  那天晚上,我和阿军从山里回来已经很晚了,我还是决定找华子谈谈,华子的事不宜久拖。

  我跟华子说,你自己总是这么跟着我混下去,也不叫个事儿。你有什么想法没有?我能帮你自然会帮你的。

  华子因为做错事被我抓到了,所以一直低着头。他说,我想去芒市开服装店,跟女朋友一起开……

  我给了华子20万元开服装店的费用后,华子就走了。我没想到,华子那天竟然在我的口袋里放了一个小窃听器,阿军跟我说的话,他全窃听去了。我更没想到,从此种下了日后的祸根……


  死人的事经常发生3


  赵大大让人带口信来,第一批货先要410件,货走甘肃。

  甘肃方面的线路阿军最熟,所以阿军要求自己亲自上路。

  货是以每件3.3万元筹措的,晚上找人背到双田前边的公路上,然后装在事先改装好的运茶叶的货车上,拉到芒市的仓库,然后再用茶叶伪装后运到甘肃,每件7.5万元。

  赵大大果然是用黄金折的价……

  这笔生意的成交,我跟阿军都比较得意,因为这是我们头一次独立做通的。

  接下来,赵大大又让人捎话组织第二批货。赵大大的第二批货要750件,他先预付了200万货款,货要求运到广东。

  我后来才知道,赵大大一直就在广东遥控指挥着。

  这一次为了万无一失,在贩运之前,我派人在境内找一些普通货物,从边境开往交货地点,反复了两三次。主要是为了试探一下中国警方的查缉情况,了解那边什么地方设了临时检查点,查得严不严,查货物还是查车辆等等。平时,我也派手下的马仔到边防站进行观察,大致了解和掌握近期重点查什么车,查什么部位,怎样翻看货物。根据掌握的情况,以便变换、更新藏匿和伪装毒品的部位和方式。

  为了谨慎起见,我一般都是采取绕关避卡的方式。这样,我跟阿军研究和开辟了好几条新的运毒路线……

  不管怎么说,毒品启运前几个小时,我的心里还是异常紧张,再次派手下的小弟驾空车前行探路,查看是否有临时堵卡点,路上是否有异常;同时派人在检查站观察这一天重点检查什么货物、检查什么部位等,以此分析是否针对自己。当我确认安全后,才准许毒品启运。

  可是,就在启运的前一刻,是否让阿军亲自前往,我又有些犯嘀咕了。不知怎么的,以往阿军走,我总是很放心,从来不像今天这么犹豫不定,可是,就在启运前的一刹那,忽然有一种不安,像风一样掠过我的脑际,我的右眼皮跳了一下。

  我叫住了正要开车出发的阿军。我说,阿军,还是让阿常或是王强他们……

  阿军说,大哥,你有什么不放心的吗?

  我说,我不是对你不放心,我是对……

  阿军说,大哥,你就放心吧,安全不成问题。九死一生都闯过来了,不会有事的,你等着听好消息吧!

  阿军出发以后,我简直就是度日如年。我过一会儿就给阿军打个电话,生怕跟阿军失去了联系。

  为了避开警方,我们在电话里通常采用隐语。比如我们把海洛因称"地板条",冰毒称"玻璃",摇头丸称"扣子",麻黄素称"豆子",德宏称"阿行家",云南称"阿比"、"阿明",下关称"小夏(家)",广州称"老发家",大货车称"大电视机"等等,比如:"电视机已经搬到小夏家了,老发的兄弟在小夏那里,他说这台电视机质量很好",意思是说"运毒车已经到下关,广州方面派来的人已经验了海洛因"。有时为了某一宗交易,双方临时对人、对货编上一些代号,主要原因是有些隐语已经暴露了,再一个原因是防止身边的人反水。如果是用自己的马仔运毒,就给他编一个绰号,事前讲好,万一路上被公安查到,要抵死不认,若迫不得已给老板打电话时,第一句话就报全名,这样公安不会怀疑,并且还报了信。若安全,一路上均用绰号报平安……

  当阿军给我报过他就要进保山了之后,过一刻钟再打过去,电话就再也打不通了。我立时就有了不祥的预感……

  派小弟开上探路车沿途打探到保山,小弟告诉我,阿军在保山被武警查获,他趁看着他的武警不备,从七楼跳楼自杀了……


  死人的事经常发生4


  虽然这条道上有许许多多的人都已赴死,可是,死人的事这么近地发生在我身边还是第一次。从前也有过小弟死,可是,没有哪个小弟比得过阿军和我的这一份手足情谊。我真的犹如失去了左右手,仿佛两手空空,什么也抓不着。心也是空空的,心里的痛像抽丝,一丝一丝地把我勒紧……

  我其实在阿军出发前就已意识到了危险,我后悔当时为什么就没有拦住阿军呢?

  大哥,你就放心吧,安全不成问题。九死一生都闯过来了,不会有事的,你等着听好消息吧!阿军临走时说的这句话,总是在我的耳边绕来绕去。

  我失眠了。

  从前,遇到再大的事我都很少失眠。而为阿军,我彻夜地睡不着。我知道阿军选择跳楼自杀一定是为了保全我……

  而阿军怎么就那么巧地被武警查获了呢?是碰巧被查获还是……

  我突然浑身一激灵。暗夜中,仿佛有一种无形的恐惧蛇信子一般发出警讯,那种隐在暗处的被包围的恐惧无限地扩展弥漫开来……

  虽然我对阿军不惜以生命作代价、以保全我的安全而心怀感激,可是,《教父》里有一句话说得既符合实际又富有哲理:时间对感激之情的腐蚀,比对美的腐蚀要快得多。

  阿军死后没有几天,当我意识到了我的危险之后,我对自己的那种自私透顶的担忧,便把对阿军的那一份感激之情像水一样稀释、覆盖,然后顺流冲走了……

  《教父》里还有一句话:再也没有任何东西比金钱更能使人心平气和,更能排除其他干扰而敦促人倾向于纯理性了。我知道我再怎么感情用事也救不回阿军了,所以陷在感情的伤悲里无济于事。这时,我想到了我所遭受的前所未有的损失。我不能就任这巨大的损失横陈在面前,我必须找机会将损失扳回……

  我也终于明白了赌徒的心理,为什么不是输掉了就洗手不干。赌徒的心理是输掉了要想尽一切办法把输的赢回来。输得越多,赢回来的心越切。而且,赌徒并不单纯地只想把输掉的赢回来,赌的全部诱惑就是潜在着赢回超过输掉的数倍之数……

  我再次找到启子。我跟启子说,这次你得给我赊购。启子并不问为什么,只说没问题。

  在我和启子之间,已经建立了相对稳定的关系,达成了一定的默契和信任。不用讨价还价,不用担心赖账收不回毒资……就是跟买家打交道,双方只需一个电话或派一个兄弟,就能把上千万的毒品交易谈妥。交货时,也只需老板间互相通个电话,相互确认安全后,手下的人就可把毒品交易做得干净利索。

  我将那些柚木买下来,将毒品藏在柚木里,将藏有毒品的柚木做好标记后,便给胡四儿挂电话。我说我收购了一批柚木,想让他过来看看货,钱我垫着,他资金周转不开先用着……

  胡四儿接了电话的第二天就来了。

  我问他以前用什么办法运往广东,他说找边境专门负责运输的信息部,他们有车有司机,只付运费,其它什么都不用管。

  因为阿军不在了,我暂时没有精力组织运输,所以觉得胡四儿的办法可行。况且即使出了事,司机只受信息部的指挥调遣,胡四儿调遣信息部,除了胡四儿,信息部和司机都不知道我的存在,而我可以把胡四儿软拖在我跟前,让他直接跟司机一路保持联系,这样我既可以不暴露自己,又掌握着全部的动态和进程,两全其美的事。

  我带着胡四儿到仓库里去看木料。我说,你看这些料一车能拉完吗?

  胡四儿用眼一望便说,拉得完拉不完,就看车子的大小了。

  我说,你跟信息部联系,要一辆大车来拉得了。

  胡四儿从怀里掏出一个烂本本,用手点了一下唾沫,然后将本本儿捻开,用眼睛捉住一个电话号码,当着我的面,给信息部一个姓孙的打电话,问有没有车。我站在近旁听见老孙说车是有的。胡四儿又问,运价多少。老孙又说,拉云南是每吨210,拉广州是每吨700。你是拉云南还是拉广州?

  胡四儿看我,我冲胡四儿摇了遥头,胡四儿就明白了我的意思。然后他跟老孙说,现在还不定,反正就按你说的。

  我冲胡四儿赞许地点点头,胡四儿咧嘴就笑了。

  第二天,我正在检查那些量好的料子,车就到了。我把海洛因藏在掏空了的柚木里,然后把那些柚木做了编号和特殊标记,编号的有170多根。这些木料全部是方木,方量是20立方米。司三帮着把车子护送到桥头,侦探部长"瘦猴"又帮着办了出境手续,车子就开出境了……

  我把胡四儿安排住进宾馆,我跟他说,每隔一段时间记着跟司机通个话,问走到哪儿了。

  我嘱咐胡四儿先在他的加工厂附近租个仓库。我说,另外,下料时不要把柚木上的号擦掉……

  胡四儿睁大了眼看着我。半晌,他问,车上有黑货?

  我说,对,就是那种了。你不用怕,事情成功了,我不会亏待你的!


  死人的事经常发生5


  胡四儿并不知,我在毒品启运的同时,就派与驾车人互不认识的马仔,驾车尾随运毒车进行跟踪,并监视那个驾驶员向胡四儿汇报的路线、地点是否相符。我同时还派了一辆车先于毒品车前行到毒品车必经的道上,然后反方向往回走,逆向探查动静和可疑的车辆及人员,看公安的有否在前路上布岗盯梢儿。

  有一程,胡四儿跟驾驶员失去了联系。他怎么打驾驶员的手机,都告诉他不在服务区。

  而我的马仔的手机也无法打通……同时打不通,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应该是山区里的某段没有信号了,可是,也不能排除可能发生的意外。

  我让胡四儿跟信息部的老孙联系,结果老孙也说联系不上那个驾驶员了。我的心里就有些紧和慌。我不愿意想我会连着栽跟头,可是,世事难料,我必须做好最坏的准备……

  我找王强,备了第二辆车的料,然后让王强找信息部的老马帮忙雇来另一辆车……

  我想我必须双管齐下,如果那一趟丢了,这一趟就有可能成了。

  由于公安部门对临沧、德宏、保山的车查得较严,所以我让王强告诉信息部的老马,通知他的驾驶员改走玉溪、白河、云南……

  当日晚上,监视老孙那趟活儿的马仔终于打回电话说,车子到百色大山里没信号了,他跟着跟着,那辆车就拐了弯,他不知那驾驶员是什么意思,就不远不近地跟着,后来看见那辆车停在路边稍宽的一个场地上,驾驶员下来鼓捣车。起初他也纳闷,后来他见那个驾驶员从车前往车尾推那些木料,他才猜出,由于木料往车前纵,前钢板压断了一片,他无法换钢板,但也不能老任那些木料往前冲压……

  我的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

  马仔向我汇报完后,我便打电话问胡四儿,车子走到什么地方了。驾驶员跟他说的,与我的马仔跟我汇报的两相符合……

  车子顺利到达目的地。我让胡四儿告诉他的堂兄把货卸到仓库里,卸货时一定不要把木料乱砸,不要把木料上的粉笔写的号码擦掉。

  在那个仓库放了一天,我又让胡四告诉他堂兄再找一个仓库。

  木料又转到了新租来的仓库。观察几天,并没发现异常,我才让我派到广州的马仔通知赵大大,叫他的小弟去接货……

  王强那边,老马的驾驶员出去的当天,手机就打不通。我对找王强做这件事有些后悔了,觉得自己应该沉住气,等一等再作决定才好,这么匆匆忙忙的,难免不出差迟……

  王强打了无数遍那个驾驶员的手机都打不通,我试着打,也是不通。我让王强跟老马联系,老马告诉王强,驾驶员的手机费用完了,走时已告诉他到云南交了电话费,再打电话告诉一声……

  我对老马的话有些怀疑。可是,也仅仅是怀疑,又不能确定那王强或是老马真的有问题。怎么办?

  我让王强通知那个驾驶员住进云南的一个酒店,把货车停在停车场,然后我悄悄叫我的一个小弟也住进相同的酒店,看看是否驾驶员一个人进出酒店,是否有人跟他接头,酒店四周是否有异常的人员走动……

  得到一切正常的消息后,我让王强通知那个驾驶员重新上路……

  赵大大顺利地将货提走了。钱由老陈的地下钱庄转给了我……

  可是,没想到这是我跟赵大大的最后一笔交易。

  其实赵大大跟我说过,他做完这一笔,就收手不干了,他要着手准备去南非,一心一意做他的烟厂生意。他还让人捎话给我,说他在南非打下天下,让我也去。

  谁也不会料到,赵大大在从惠州他包养的二奶家出来,便被人追杀,死在了自己的汽车里……警方在其宁蒗的家中搜出了现金1800万元港币。

  没有人知道是谁指使人追杀的赵大大。是为钱?为情?还是黑吃黑?或是毒道上的火拼?赵大大的死,无论在警还是在匪,都是一个谜。

  当我听到赵大大死亡的消息时,我的大脑出现了片刻的空白,赵大大在电话里说的那句"我是谁",就仿佛从冥界虚虚缈缈地飘过来……

  我是谁?

  是啊,我是谁?

  赵大大知道自己是谁吗?我知道自己是谁吗?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是干什么来的?为了挣钱?而挣了钱又为了什么?赵大大已经很有钱了,谁有他牛?警方在他和二奶住的房子里,一搜就搜出来1800万元的港币现金!

  赵大大死了,他没有带走一分一厘。我们生来并不是为钱而来,我们死后也同样不会带走一分一厘。可是,又有谁不热爱钱呢?

  即使钱是婊子,我们还是会怀着最无耻的心热爱着她!

  在这个世界上,死人的事儿是经常发生的。却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因为死亡的存在,就不干自己热爱的事了!

  在赵大大被追杀而亡命的短暂恐惧阴云里,我有过一阵心惊肉跳之后,义无返顾地想到的是:我叫王强发出去的那车货怎么样了?



未完待续

商品评价
  • 0%

    好评度

  • 好评(0%)
    中评(0%)
    差评(0%)
  • 全部评价(0)
  • 好评(0)
  • 中评(0)
  • 差评(0)
  • 用户晒单(0)
包装清单
我们的优势
售后保障
质保期:一年
售后服务电话:021-65572698
本商城向您保证所售商品均为正品行货,本商城自营商品自带机打发票,与商品一起寄送。凭质保证书及本商城发票,可享受全国联保服务(奢侈品、钟表除外;奢侈品、钟表由本商城联系保修,享受法定三包售后服务),与您亲临商场选购的商品享受相同的质量保证。本商城还为您提供具有竞争力的商品价格和运费政策,请您放心购买!

注:因厂家会在没有任何提前通知的情况下更改产品包装、产地或者一些附件,本司不能确保客户收到的货物与商城图片、产地、附件说明完全一致。只能确保为原厂正货!并且保证与当时市场上同样主流新品一致。若本商城没有及时更新,请大家谅解!
权利声明:
本商城上的所有商品信息、客户评价、商品咨询、网友讨论等内容,是京东商城重要的经营资源,未经许可,禁止非法转载使用。

注:本站商品信息均来自于厂商,其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信息拥有者(厂商)负责。本站不提供任何保证,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常见问题
下单后可以修改订单吗?

由本网站发货的订单,在订单打印之前可以修改,打开“订单详情”页面,点击右上角的“修改订单”即可,若没有修改订单按钮,则表示订单无法修改。

无货商品几天可以到货?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法获取商品的到货时间:若商品页面中,显示“无货”时:商品具体的到货时间是无法确定的,您可以通过商品页面的“到货通知”功能获得商品到货提醒。

订单如何取消?

如订单处于暂停状态,进入“我的订单"页面,找到要取消的订单,点击“取消订单”按钮。

可以开发票吗?

本网站所售商品都是正品行货,均开具正规发票(图书商品用户自由选择是否开发票),发票金额含配送费金额,另有说明的除外。

如何联系商家?

在商品页面右则,您可以看到卖家信息,点击“联系客服”按钮,咨询卖家的在线客服人员,已开通400电话的卖家,您可直接致电卖家。

收到的商品少了/发错了怎么办?

同个订单购买多个商品可能会分为一个以上包裹发出,可能不会同时送达,建议您耐心等待1-2天,如未收到,本网站自营商品可直接联系京东在线客服,第三方商家商品请联系商家在线客服。

如何申请退货/换货?

登陆网站,进入“我的订单”,点击客户服务下的返修/退换货或商品右则的申请返修/退换货,出现返修及退换货首页,点击“申请”即可操作退换货及返修,提交成功后请耐心等待,由专业的售后工作人员受理您的申请。

退换货/维修需要多长时间?

一般情况下,退货处理周期(不包含检测时间):自接收到问题商品之日起 7 日之内为您处理完成,各支付方式退款时间请点击查阅退款多久可以到账;
换货处理周期:自接收到问题商品之日起 15 日之内为您处理完成;
正常维修处理周期:自接收到问题商品之日起 30 日内为您处理完成。

免费小说阅读网, 都市小说,
对比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