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毒枭自白》(柒)_名人专辑_创服天下 - 上海高新创业服务中心
全部商品分类
创新产品

富爸爸,穷爸爸 员工企业哲学 习惯的力量 装修设计 会务会展

好文推荐

近期更新 热门推荐 其他 户外鞋服 生活服务

旅游出行

近期推荐 热门路线 特价优惠 身体护肤 口腔护理

感人好文

大雁的力量 贝贝,一只狗的传奇 上下班路上能做的95件事 智能设备

经济人文

巴比伦富翁的理财课 赢在关系 厨房电器 个护健康 五金家装

长篇连载

做人做事做领导 你的形象价值百万 厨具 灯具 家装软饰 生活日用

名人专辑

做个有钱人:《我爱钱》

经典文章

孕婴奶粉 营养/辅食 孕婴洗护 喂养用品 车床/床品 孕妈专区

《大毒枭自白》(柒)

售价 降价通知

市场价0.0
会员等级价格
  • 商品货号
    ECS000735
  • 累积评价0人评价

  • 累计销量0

  • 赠送积分0

  • 自提:
    自提点列表
    所在区域
  • 数量:
    减少数量 增加数量 (库存1
卖家: 上海高新创业服务
好评率    
  • 描述 5.0
  • 服务 5.0
  • 物流 5.0
商家名称    创服天下自营旗舰店
商店等级:高级店铺
客 服 QQ    QQ
所在地区    
上海上海

扫一扫,手机访问店铺

推荐精品

最近上新

  • 商品名称:《大毒枭自白》(柒)
  • 商品编号:ECS000735
  • 品牌:
  • 上架时间:2016-11-25
  • 商品毛重:0克
  • 库存: 1

我们一拍即合3


  有一天,我突然接到洪宝的一个电话。

  他说,好久没联系了,你还好吗?

  我说,老样子,你呢?我好像听说你……

  洪宝说,是啊是啊,不过没什么大事,我又被放出来了。

  我说,出来就好,出来就好啊。

  忽然洪宝压低了声音说,我手头还有两吨"豆子",你还要不要?

  我说,啊……最近卖得不好,我给你问问吧……

  我找来阿军,问他是不是知道洪宝已经放出来了。

  阿军说,没听说啊?这么快就被放出来了,不会吧?

  我说,他刚给我打的电话,说放出来了,还说有两吨"豆子",问咱们做不做。

  阿军说,他怎么直接给你打电话?

  我说,我也正琢磨呢。这样吧,问问老陈,看他想不想做这批"豆子"。

  我给老陈打电话。老陈异常高兴地说,哎呀老弟呀,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没想你的电话倒抢了先。我有好事找你,你是不是也有好事找我?我先听你说。

  我说,还记得那个洪宝吗?

  老陈说,不是被抓的那个吗?

  我说,是啊,刚接了他一个电话,放出来了。他说手头还有两吨"豆子",问咱们还做不做?

  老陈说,哎呀,他没说多少钱吗?按原来的价可卖不出去了。过两天,我带朋友去你那边玩,咱们到时再叙吧。

  我一听,便知老陈有话在电话里不方便说。

  我也不问,只说,那我等你们过来啊。

  我刚放下老陈的电话,我的手机里就有一个陌生的号码打进来。我犹豫着是接还是不接,电话铃响了好一阵,还是接了。

  原来是安丽的电话。

  我说,安丽呀,你这还是第一次给我打电话。

  安丽说话还是那么呛人。她说,你以为谁没事儿爱给你打电话?我问你是不是有一个叫洪宝的人刚刚给你打过电话?

  我惊讶极了,我说,你怎么知道?

  安丽说,我怎么知道?我知道的事儿多了!我可告诉你,洪宝是那边的钓线,你当心点!

  安丽说完,就把手机挂了。

  我呆坐了一刻,把手机里的卡抠出来,扔了,又换上一个新卡……

  老陈来时带了两个朋友,一个是友哥,一个叫阿育。友哥50多岁,个子不高,微胖,头秃顶。他说他常住香港,有时住曼谷,或者广州,祖籍汕头。

  阿育一看就是友哥的马仔。我只管招待他们吃住玩,大家彼此很投缘。临走时,友哥邀我有时间到香港、泰国走一走,我说等以后有空闲的时候一定去。

  友哥这人话不多,他总是在一旁用眼睛观察你。临走只给我留了他在泰国的手机号,香港和广州的电话没有告诉。倒是阿育留了他在香港的手机号,他说,他跑香港到深圳的运输,有事常联系。

  友哥说,老陈你就多留几天吧,我跟阿育先走一步。

  等友哥和阿育一走,老陈才透给我说,林生啊,友哥是实地考察一下你,他对你很满意。他可是真正意义上的大老板,垄断着广州和泰国的大部分毒品交易,还负责毒品从广州运到澳洲、香港等地的事务。另外,将来生意上的钱,可以走我在广州的地下钱庄。林生,你通盘考虑一下,要做就做大。

  我没想到老陈竟如此地神通广大,也许,他此前一直就是在试探我,看看我这个人是否靠得住。那么,老陈也该是这条道上的老油条,他只不过是一直含而不露罢了。

  老陈应该算是我见过的为数不多的那种真人不露相的"真人"。由于我做人的原则是诚信第一,而诚信是这条道上最看重的,所以,各路人逐渐地开始找到我……

  "四大天王"中的另外两位韩朝和尚志联络我,商量开一家海洛因加工厂。我考虑开加工厂风险太大,M国政局又不稳,一旦遇到政府清剿或内战,本儿都回不来,而且利润很低,生产一件海洛因的利润平均在300元~2000元之间,不划算。我一直不大愿意搞加工厂。

  我万没有想到,在这个世界上,真有狂热地喜欢开毒品加工厂的人。这个人,便是阿军的前老板阿明。

  阿军给母亲奔丧回来后,就告诉我他在宁夏再次遇见了阿明。他一提阿明,我就想起最初听到这个名字时,心里对阿明的一种非常特殊的感觉。那个阿明真的如我在想象里瞬间定格的模样吗?板寸的平头,国字脸,很有心机的一对浓眉,一双凝重逼人的眼眸里,深藏着许多令人捉摸不透的东西……

  我跟阿军说,我很想会会这个阿明。

  阿军说,他这个人不用手机,也不用电话,天晓得他用什么方式跟人联系,反正是他想找你时准能找到你,而你找他可就难了。我也只能等着他找我了。

  阿明事前没有打招呼,说来就来了。板寸的平头,国字脸,很有心机的一对浓眉,一双凝重逼人的眼眸里,深藏着许多令人捉摸不透的东西……跟我想象中的阿明竟一点不差。我在内心对这潜在的惊人相像十分震惊。

  我说,我们真像是在哪里见过。

  阿明说,你不觉得我们两个人挺像的?

  我说,哪里,最起码我从来不留你这种板寸头。

  阿明说,我以前也喜欢留你这样的头型,只是在部队的那几年,只能留板寸,留惯了,后来再留什么也不觉得比板寸好。而现在我以为,板寸是最善于伪装和遮盖一个人的智慧的,板寸的这份平常就仿佛一个人的平常,而你恰恰可以在给人留下平常的错觉里,干点不平常的事儿嘛!而且,遇到事儿的时候,我可以平头平脑地溜掉。你却不行,你会有把柄被抓。

  我说,就凭我这几根头发?让他们抓好了。

  阿明说,林生,你还真别大意了,只要能抓住一根,你就跑不掉了。

  我说,那你也休想让我跟你一块留板寸。

  阿明说,哪里,我知道,你就是留了板寸,你还是你,我还是我啊!

  是啊,我们肯定不是一路人,但,我怎么一见到你,总觉得我们就好像彼此有着某种牵连呢?

  这时阿明又说,林生,你知道吗?我这人命里缺木,我总想给自己起个"森"呀"林"的名字,可是,有一次去庙里,有个算命半仙非拽住我说,我是天马行空的大鸟,万不可栖林而居,鸟逢双木必惊飞。

  我说,阿明,双木可是"林"呀,我姓林,你不怕我将你惊飞了?

  阿明听了哈哈大笑,他说,命里所指是内林,你是外林,哪里就惊飞了我?

  可是,我仍隐隐能看到我们两人有着某种殊途同归的默契,只是,那路径异常模糊,无法分明……


  我们一拍即合4


  我问阿明,怎么想起来要过这边看看。

  阿明笑着说,不瞒你说,是因为阿军。我跟阿军说让他留在我身边继续跟着我干。阿军说,他当年是不明不白地跟着我行走在一条路上,现在,他是明明白白地跟着你行走在同一条路上。阿军说,他宁愿明明白白地跟你走一天或是一年,不愿意跟着我不明不白地走到死。我知道阿军恨我,如果我当年没把阿军带走,他肯定会给他的母亲送终……不过,人生的

  路或许都是前世注定的,谁知道呢?可是,阿军跟我的相遇,又总让我想起我的从前啊……

  我洗耳恭听。

  阿明说,我其实本来应该在另一条路上行走,比如当个全国十大杰出青年或是劳动模范,可是,我走了现在这条路……

  其实我们小的时候根本不知以后要走一条什么样的路,我常常做同一个梦,梦见我的母亲站在我童年的海岸边,我执意要朝自己认定的一个方向走,我母亲拽着我死活不让我走,而我使劲挣开母亲的手,永不回头地走了……

  以前不懂永不回头是什么意思,现在我懂得,人不是自己愿意永不回头,而是永远不能回头了!

  从前,我驻防的部队在一个岛上,几个人守着一个孤岛,几个孤零零的人很孤独。想来孤独其实是男人本性里的一种美德,男人在孤独里纯净而又自省。可是久陷在孤独里,人可能会变成疯子,会不由自主地陷进妄想,就像一个贫穷到极致的人妄想着富贵的种种可能,一个孤独的人妄想最多的,就是突然在哪一天,整个社会都能认知你,所谓的出人头地吧。没有哪一个男人甘于平庸而不想出人头地……

  而社会给一个人出人头地的机会太有限了,就像在演艺界挣扎着的那些人,都想在一夜之间成为大明星,可是,能够成为耀眼明星的又能有几个?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蝇营狗苟地活着,再狗苟蝇营地死去,这是大多数人的命运之途。像我们这一类的人总是心有一份不甘。不愿意做大多数,又没有成功的门向我们敞开着,我们只有自己穿墙越壁,闯出属于自己的一条路……

  我一直以为,心若有所想,事必有暗合。

  我从来没有为自己后来遇到那个台湾人而后悔过。我也不像阿军恨我一样地恨那个台湾人。因为,我们的一生,在什么样的境地,什么样的时候,会遇到什么样的人,都是有定数的……

  台湾人有钱,他乐于投资,我乐于重新开创一片新日月。我们是一拍即合的那种契合。每一个生意人都想把生意做大,而生意人最后的乐趣是金钱作为数字的累积。数字是这个世界上最无法封顶的,当数字成为一种无止境的刺激时,你便不会在乎那数字的累积是建立在何种生意的基础上了……

  就像水果里含着大量的维生素,人的骨子里天生就含着冒险精神。所冒风险有多大,刺激就有多大。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的一拍即合,其实就是一种化学反应,就像我狂热地迷恋上的那些化学试验。人和人在社会这个巨大的试验室里,反应的链条更加无法理清,在精神领域里所生成的那些错综复杂的物质,更是无从分析和把握。这个时候,反应一直在继续,我们在反应中一直在变,两种不同的物质发生反应时,如果反应条件不同,那么生成的产物也是不同的。就像两个人,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和社会环境下,两个人相遇的结果肯定也是不一样的,如果是毛泽东时代,我跟台湾人相遇,肯定不会干这件事,因为根本不可能有这件事生成的反应条件……

  台湾人其实更像一种催化剂,诱发了我身上巨大的潜能。台湾人迷恋的是赚钱,我跟台湾人不同,我更迷恋于这个产物的创造过程。

  小时候在海边,看着海水在阳光中结成晶莹的颗粒,像水晶一样晶莹剔透。我弄不懂海水为什么就变成了白色的好看的粒子,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常常一个人站在海边,特别想搞明白由水变成颗粒的那个过程……

  我想我后来之所以热衷于研究美国的药典,并把那些药典里的反应式加以改进,使之生成我想要的东西,不能不说是儿时的痴迷和梦想的一种继续……

  我知道阿明想要的东西是甲基苯丙胺。

  美国药典里的甲基苯丙胺是粉状或微小结晶,它是一种减肥药,并有促进大脑兴奋的功能,如小白鼠注射后,可缩短走出迷宫的时间,是一种中枢神经兴奋剂。

  阿明告诉我,他置办和使用了很先进的一套进口设备,进行了很长时间的试验,但还是失败了。后来,他求助于一个老教授,跟人家说是在研制一种减肥药。毕竟是专家,稍加改进就很容易解决了试验中的难题……

  接下来,阿明的兴奋点转移到试产。试产成功后,他将他研制的很纯的冰毒拿出去卖,那种卖当然只是一种小试,阿明是有自己的野心的。而阿明的野心到底有多大,只有阿明自己心知吧。

  可是,他的野心还没来得及施展,就栽在那桩小小的买卖里,他的小弟供出了他,他不得不弃厂而逃……可是,他就像一个上了瘾的工厂主,不停地寻找地方,建制冰毒的工厂,购置先进设备,购置各种原料。当然这种疯狂的举动里,包含着巨额的无可比拟的暴利在里边,因为,他是成吨成吨在生产……

  我跟阿明说,我要是你,我就不这么贪多图大。你把摊子铺张得这么大,很容易被发现,将来也不好收拾呀。

  阿明嘲笑我不懂中国的国情。阿明说,在幅员辽阔的国土上,每天都会有无数的工厂诞生,像雨后春笋般地在生长。人又那么多,你知道行走在道路上的人都是干什么的?如蚁的人群,如蚁般地在大江南北蠕动着,你知道蚂蚁都在忙碌什么?它们每天都搬运着哪些东西

  ?没有人知道你在搬运着什么。我常常开着假军警牌照的货车在中国的大地上畅行无阻,运输着我的东西……

  我说,那是因为你当过兵,你对那个建制里的一切了如指掌,你更了解那个建制里的特权给人带来的好处。只有做了充分了解的人才敢于大胆地试用,而大多数人是站在它的门外,那里边的一切神秘而不可触摸,连近前都不敢,哪里还敢大摇大摆地加以利用……所以,中国政府最应该警惕的就是混入人堆里的你们这样的人。

  阿明说,哪里呀,我见你之前,已经到边境的赌场反复转了好几圈了。我发现赌场之所以红火,是我们政府的那些官员们拉动了边境赌场的经济,在赌场里赌钱的许多人,不用说话,只用眼扫一扫就知是我们那边的不大不小的官员们,他们手提着数十万甚至上百、上千万的钱在赌场里,那才真叫一掷千金呀!谁舍得拿自己挣来的钱这么一掷千金呢?你舍得吗?我舍得吗?别看我们的钱不是来自正道,那也是我们冒着风险辛辛苦苦赚来的。只要是辛苦所得,你就不舍得掷出去。而那些官员的钱都是白拿白挪的,他们对钱没有艰难或是辛苦滋味的感觉,那可是人民的血汗钱,他们对人民的血汗视而不见,他们想要的就是一掷千金时带给他们的刺激和愉悦……所以,中国政府最应该提防和警惕的应该是这一拨人,如果政府不下力解决这个问题,中国的一角江山说不定哪一天就被这一帮混账官员给赌进去了。他们难道不比杀人越货的强盗更坏吗?

  我说,你还少提了一条,还有贩卖毒品的。

  阿明说,我可不认为我坏,我只是生产者、实业家。有人买,有人卖,这是社会无法消灭的一种供需关系。

  我说,我现在终于明白,阿明,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像我们一样陷得这么深而不肯回头,是因为我们都认为自己只是单纯得如一个生意人,是因为我们自己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坏人!

  阿明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承认自己是坏人的,好人说自己是好人,坏人也永远认为自己是好人。就是因为这样,这个世界上才能好人坏人一起共生共存。最重要的是,哪儿有绝对的好人和坏人呢?

  我跟阿明想到一块去了,我们真是很相似的一对。我们开怀大笑,我们的笑声在午夜的上空,肆无忌惮地飘荡了很久很久……

  而那个午夜之后,我们从未再有联系,也从未再见。

  我们这样的人,其实是无需相见的那一类人。

  有一些人,可能更像是空气,在彼此的生命里牵连、弥漫和飘散……



第六章没有善始,哪有善终



  没有善始,哪有善终1


  一段时期以来,我再一次生出了金盆洗手的念头。我想,就这样单纯地生活下去该有多好啊!拥有心爱的女人还有亲爱的女儿。可是,每一次生出洗手不干的念头时,总会有人恰巧找上门来。正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人无论做什么,只要有甜头,尝一次就想着下一次,就会上瘾。这瘾都是甜头闹的!

  我知道阿军对我的忠心。但从阿明那里听到关于阿军的"宁愿跟我明明白白地活一天或是一年"却"不肯再跟阿明走"的一番话,还是让我心中泛起感动的潮湿。阿明的到来,或许更是想看看阿军的这个主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何以能让阿军如此死心踏地?我想阿明在心中还是暗羡我的。人跟人,能拥有这样的真诚和真情实在是可遇不可求了,这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这期间还出了一档子事,事情是由躲到大山里的魏老万生出的。我不知这魏老万平白无故怎么就是跟我过不去,即使大家彼此已经远离,他毁你的心却依然如故。

  原来魏老万躲出去后,跟山那边的苏家二兄弟玩得更邪乎,他们合伙一道用潜艇贩毒品,在公海上与国际毒贩交接,结果被海岸卫星拍到,毒品被查获。魏老万跑掉了,却在暗处让人举报给国际禁毒组织说货是我的……

  政要最早听到了这个消息,他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告诉洪顺发,即使没林生什么事,也躲一躲吧,省得惹麻烦。

  在这件事上,我纵然有万千的无辜,也不可以跟国际禁毒组织正面交锋。阿军把我藏到永昼的一个山里,没有人会想到我的藏身处。

  山里只有一些散居的农户,天是瓦蓝瓦蓝的,年迈的农人蹲在自家的门口抽着大烟,狗儿懒懒地卧在主人身边,一会儿抬起头来嗅一嗅,一会儿又抬起头来嗅一嗅,好像也在吸食着主人的大烟。站在远处就能看到那一缕一缕的烟雾,它们透着山里农家的一种恬淡和闲适。

  山里原来种植罂粟的山坡上种起了橡胶树,听说是一个中国青年开发了这一片山。看着那大片大片的橡胶园,我对那个中国青年心怀了敬佩。虽然我们做着相反的两件事,但,人心里还是崇尚向上的精神,那一份向上的精神和力量更让人心里感到踏实和安稳,因为那是利人利己的大好事。可是,好事做起来太艰难、太辛苦,收效也甚微慢,所以许多人会半途而废把好事丢掉,转而做那些不太辛苦却又迅速可以有暴利收效的不好的事情。人就是在这样的一个界线上分道扬镳了……

  不过也难说,也许有一天,我挣到足够多的钱,我可能也会投资打造无数的橡胶园。按照阿明的理论,这一刻是坏人的我,下一时刻可能就是社会的功臣呢!

  想到此,我竟然心情大好。

  这时候,我听见一阵说笑声。回头看去,正有几个青年在园子里走,听说话,是几个中国学生。

  我坐在坡地上看他们,想来在这个异域的山里,竟然还有故国的面孔,真是一种不浅的缘分啊。而我更想不到的是,命运这只手安排我坐等的,还有一场相爱的缘分……

  在那个女孩子看我的第一眼之前,我最先看到了她。她穿着一件水红的上衣,无论在什么样的山中,这水红都是最跳眼的风景。她远远望着我,她看我的眼神分明像我在梦中曾经见过的,那目光之中满含着善良的关爱和一丝淡淡的忧郁。我的心里忽然就有一种什么被揪痛了。

  我冲他笑了一下,我想我的笑是个苦笑。她也笑了。那一笑再次揪痛了我,我确定那一笑我真的仿佛在从前见过啊……

  他们从我身边走过,我真想起身追上他们,跟他们一道走。我知道我就像一个坐在岸边的人,看见那么美丽的红鱼从我面前游过,我只有望着的份儿。因为我于红鱼是陌生的,红鱼也不会为我而留下来。我肯定就这样错过一场美丽了。这是我在那一个短暂之中第三次感到揪心的痛,那是良机错失的最后的痛……

  就在这时,只听一个男孩子说,我们应该在这儿留张合影,正好让人家帮个忙……男孩子转过身来问我,能帮个忙吗?

  我说,没问题。

  他们惊讶地说,你是咱们自己人呀?

  我说,是啊,真是难得在这儿碰到自己人啊!

  我问他们怎么会来这儿,他们说开这片橡胶林的那个年轻人到他们学校做过演讲,并诚邀他们到这儿看看,学校要求他们毕业前的实习搞社会调查,他们便相约着来了……

  我给他们照完相,有个小伙子提议,难得在这儿相遇,一起照张合影吧。那个提议的小伙子主动站出来,给我和他的同伴们照了合影,我被安排跟那个女孩并肩站到了中间。

  我在内心一直感激提议让我和他们合影的小伙子,因为倘若没有他的提议,我怎么有可能有机会彼此留下联系方式呢?

  我一一记下了他们的名字。我其实主要是想知道那个女孩子的名字,我不知怎么会在这样偶然的一见里,却有着一生一世的心动……

  我默念着宛云这个名字。当我们分手时,我还在想,宛云你会不会回头?倘若你回头,你就是我的缘。别让我失望啊宛云!

  好像叫宛云的女孩听见了我心灵的呼唤,我看见了她在即将走出我视线之前的一个回眸……

  因了那一个回应,我宿命地认定我跟这个叫宛云的女孩一定有日后相聚的缘。

  如果最初我多少有点恨魏老万,但这一次,我不再心怀恨意。一个人不会平白无故碰上小人或是碰上倒霉的事,想一想,人一生应该感谢活动在你身边的小人,他们造就了你生命里的很多成功。正是这一次魏老万带给我的劫难,让我有了一场美丽的相遇。我应当感谢魏老万的成全才对。

  在我躲藏的这段时间,阿军每天坐着我的那辆车在镇子上转,他的心我明了,倘若有人抓我,他宁愿顶替我被抓走,以此保护我的行踪。

  幸好这件事很快就风平浪静了。我待阿军更似亲兄弟一样。

  我没有一天不惦念着那个叫宛云的女孩。我不知道我是否还能和她再见……


  未完待续


商品评价
  • 0%

    好评度

  • 好评(0%)
    中评(0%)
    差评(0%)
  • 全部评价(0)
  • 好评(0)
  • 中评(0)
  • 差评(0)
  • 用户晒单(0)
包装清单
我们的优势
售后保障
质保期:一年
售后服务电话:021-65572698
本商城向您保证所售商品均为正品行货,本商城自营商品自带机打发票,与商品一起寄送。凭质保证书及本商城发票,可享受全国联保服务(奢侈品、钟表除外;奢侈品、钟表由本商城联系保修,享受法定三包售后服务),与您亲临商场选购的商品享受相同的质量保证。本商城还为您提供具有竞争力的商品价格和运费政策,请您放心购买!

注:因厂家会在没有任何提前通知的情况下更改产品包装、产地或者一些附件,本司不能确保客户收到的货物与商城图片、产地、附件说明完全一致。只能确保为原厂正货!并且保证与当时市场上同样主流新品一致。若本商城没有及时更新,请大家谅解!
权利声明:
本商城上的所有商品信息、客户评价、商品咨询、网友讨论等内容,是京东商城重要的经营资源,未经许可,禁止非法转载使用。

注:本站商品信息均来自于厂商,其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信息拥有者(厂商)负责。本站不提供任何保证,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常见问题
下单后可以修改订单吗?

由本网站发货的订单,在订单打印之前可以修改,打开“订单详情”页面,点击右上角的“修改订单”即可,若没有修改订单按钮,则表示订单无法修改。

无货商品几天可以到货?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法获取商品的到货时间:若商品页面中,显示“无货”时:商品具体的到货时间是无法确定的,您可以通过商品页面的“到货通知”功能获得商品到货提醒。

订单如何取消?

如订单处于暂停状态,进入“我的订单"页面,找到要取消的订单,点击“取消订单”按钮。

可以开发票吗?

本网站所售商品都是正品行货,均开具正规发票(图书商品用户自由选择是否开发票),发票金额含配送费金额,另有说明的除外。

如何联系商家?

在商品页面右则,您可以看到卖家信息,点击“联系客服”按钮,咨询卖家的在线客服人员,已开通400电话的卖家,您可直接致电卖家。

收到的商品少了/发错了怎么办?

同个订单购买多个商品可能会分为一个以上包裹发出,可能不会同时送达,建议您耐心等待1-2天,如未收到,本网站自营商品可直接联系京东在线客服,第三方商家商品请联系商家在线客服。

如何申请退货/换货?

登陆网站,进入“我的订单”,点击客户服务下的返修/退换货或商品右则的申请返修/退换货,出现返修及退换货首页,点击“申请”即可操作退换货及返修,提交成功后请耐心等待,由专业的售后工作人员受理您的申请。

退换货/维修需要多长时间?

一般情况下,退货处理周期(不包含检测时间):自接收到问题商品之日起 7 日之内为您处理完成,各支付方式退款时间请点击查阅退款多久可以到账;
换货处理周期:自接收到问题商品之日起 15 日之内为您处理完成;
正常维修处理周期:自接收到问题商品之日起 30 日内为您处理完成。

免费小说阅读网, 都市小说,
对比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