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贝,一只狗的传奇》-(伍)_贝贝,一只狗的传奇_感人好文_创服天下 - 上海高新创业服务中心
全部商品分类
创新产品

富爸爸,穷爸爸 员工企业哲学 习惯的力量 装修设计 会务会展

好文推荐

近期更新 热门推荐 其他 户外鞋服 生活服务

旅游出行

近期推荐 热门路线 特价优惠 身体护肤 口腔护理

感人好文

大雁的力量 贝贝,一只狗的传奇 上下班路上能做的95件事 智能设备

经济人文

巴比伦富翁的理财课 赢在关系 厨房电器 个护健康 五金家装

长篇连载

做人做事做领导 你的形象价值百万 厨具 灯具 家装软饰 生活日用

名人专辑

做个有钱人:《我爱钱》

经典文章

孕婴奶粉 营养/辅食 孕婴洗护 喂养用品 车床/床品 孕妈专区

《贝贝,一只狗的传奇》-(伍)

售价 降价通知

市场价0.0
会员等级价格
  • 商品货号
    ECS000542
  • 累积评价0人评价

  • 累计销量0

  • 赠送积分0

  • 自提:
    自提点列表
    所在区域
  • 数量:
    减少数量 增加数量 (库存1
卖家: 上海高新创业服务
好评率    
  • 描述 5.0
  • 服务 5.0
  • 物流 5.0
商家名称    创服天下自营旗舰店
商店等级:高级店铺
客 服 QQ    QQ
所在地区    
上海上海

扫一扫,手机访问店铺

推荐精品

最近上新

  • 商品名称:《贝贝,一只狗的传奇》-(伍)
  • 商品编号:ECS000542
  • 品牌:
  • 上架时间:2016-10-21
  • 商品毛重:0克
  • 库存: 1

 贝贝七(1) 

        接下来的日子,方振国推掉了大部分应酬和出差计划,几乎天天呆在家里 

        陪着贝贝。 

        几星期下来,翠姨和家里的佣人个个都很担心,她们对此议论纷纷。 

        “记得前些年,方太太刚去世那阵儿,方总就有很长一段时间人都不大正常。现在女又儿出国,狗居然还得了这么个倒霉怪病,这可怎么弄哦!……”一个老佣人无奈地直摇头。 


        “嗬,你说这是不是有点邪乎啊?”另一个中年女佣撇着嘴,小声道。 

        “可不是吗?依我看,方总应该去庙里烧烧香,驱驱邪气!”旁边又多了个插话的。 

        “对了,有天下午,我看见方总在房间里对着太太的画像发呆。过了好长时间,我把房间都打扫完了,他还坐在那儿呢,像被鬼附身了一样!”中年女佣沉着脸说。 


        “我还看见他抱着贝贝,嘀嘀咕咕和它讲话呢!”人群中又有人附和道。 

        “哎,方总他真可怜,你说他有那么多钱有什么用啊!”老佣人禁不住一阵感叹。 

        “再这样下去,没准儿他都会憋出病来哦!” 

        “那就真可怜了!” 

        “哎,是可怜哟……” 

        …… 

        事实上,自贝贝得病以来,方振国为了能让它尽快脱离急性发作期,以免病情继续恶化才天天陪着它的。这段期间,他开始思考很多之前他从未想过的问题。过去,在他所受的教育中,总强调人本身的力量,强调可以通过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获得成功和幸福。可现在他不得不去怀疑在他身上所发生的一切,虽然他从不是一个宿命论者,但现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有理由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时命运的安排确实是人所无法抗拒的。他好像什么都有了,又好像什么都没有。老天把财富、权利、名誉,所有人想要东西都眷顾给他的同时,可能就注定了他的人生会就此残缺。妻子的去世、女儿的离开、贝贝的怪病,这一切在冥冥之中似乎早有定术。如果真的如此,那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难道老天需要他做的仅仅是默默地去承受这些悲痛与不幸,然后等待某一天死亡再降临在他这个孤独的老人身上?这些问题不停地在他脑海里萦绕,他常常烦躁不安,脾气也变得让人琢磨不定。他会莫名其妙地为一些小事大发雷霆,又会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房间里抽烟,一呆就是几个小时,贝贝总是守在他的身边,方振国发火的时候,它也跟着狂叫,安静的时候,它就静静地趴在他的脚旁。 


        日子一天天过去。方振国的不外出,翠姨以及众多人的细心照料,让贝贝的病情得到了有效的控制,两个月不到就连陈医生都大为吃惊。 

        “不错啊,看样子你这几月确实下个不少工夫!”陈医生检查完贝贝后,欣喜地说:“贝贝真的好多了……它恢复得这么快,我可没想到!” 

        “是啊,太不容易了!这两个月我几乎什么事都没做!”方振国摇着头感慨道。 

        “可是呢……”陈医生刚想说些什么,又把话吞了回去。 

        “还有什么问题?你直说吧——” 

        “在恭喜你取得初步成功的同时,我还得先给你打个预防针。以前我也接触过一些类似贝贝这样的病犬。开始的时候,它们的主人花费的精力也不比你少,可最后的结果却还是……” 


        “那是为什么?”方振国一脸困惑。 

        “有些是犬本身的问题,它们经过治疗也稳定过一段时间。可是,能促使它们复发的诱因实在太多,而最终的复发很可能让这只犬的命运非常悲惨。这当然是我们做医生的和你们当主人的,最不愿意看到的!”陈医生停下,呼出一口气,又接着说道:“还有一些犬就更遗憾了,它们连治疗的最后一关都无法挺过,这种情况占到了它们中间的百分之八十,这也就是贝贝即将要接受的考验!” 


        “什么?贝贝即将接受?”方振国有些吃惊。 

        “当然,你也可以暂时不选择这样的治疗计划。那么,你就必须维持贝贝现在的生活状态一直到它老死!但我个人认为,这样恐怕也不太现实!” 

      贝贝七(2) 

        “你能说得简单些吗?” 

        “我的意思是,贝贝下一步的治疗计划会有一些较大的变动,而这个计划你必须为此承担一定的风险,成功的机率只有百分之二十!” 

        “成功了会怎样?失败了又会如何?” 

        “如果成功,就表明它心理上摆脱了你,开始独立,也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康复!一旦失败,你之前的努力就会前功尽弃,贝贝更可能因此而丧命!”陈医生凝神屏气地说。 


        “到底是什么样的计划?”方振国忐忑不安。 

        “说起来也很简单,”陈医生笑笑,试图缓和紧张的气氛,“其实就是让贝贝独立生活一段时间!” 

        “噢,噢……”方振国一个劲儿地点头,“可……可是它能行吗?” 

        “让它多亲近大自然和同类,在广阔的天地里学会独立,这是它心理上摆脱你的重要一课,也只有这么做才是治疗它病的关键所在!” 

        方振国愣怔地站着,眼神中透出几丝不安和担忧。 

        这时,陈医生不紧不慢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拍了拍方振国的肩膀,幽默地说:“这对于久经沙场的方总来说,能否算得上是一次挑战呢?” 

        陈医生的话竟把一旁满脸愁容的方振国给逗乐了。 

        “哈哈……”陈医生也爽朗地笑了起来,“这事也不着急,你先回去考虑考虑。等有了决定以后,我们再做详细的安排!” 

        一个星期后,方振国主动打电话给陈医生,他接受了这个计划。他们仔细 

        商议后,决定把贝贝送到方振国的一个办农场的朋友那儿。 

      贝贝八(1) 

        农场在离城市不算太远的村镇上,开车只需要一个多钟头。贝贝一路趴在玻璃窗上,好奇地向窗外四处张望。这是它第一次远离那栋高墙壁垒的别墅,它兴奋极了,不停地在车上跳来跳去。车到村头刚停下,它就“嗖——”地从车里蹿了出去。 


        方振国一路领着贝贝走在高低不平的田埂上,清澄的蓝天没有一丝云翳,他们背靠着连绵的青山,田埂的两旁开满了小野花,一阵阵迷人的馨香迎风而来。几群不知名的小鸟在树梢上啁啾嬉戏,它们仿佛在与潺潺的溪水声附和,流泻出一首淳美的乡村民谣。 


        这一条,便是通往农场的必经之路。 

        农场的最前面,是几间双层的小楼木屋。房屋样式很别致,原木饰面的外墙,用油毡做的屋顶,加上一条长长的门廊,看上去有几分俄罗斯风格。门口一个不大的院子里,养了不少家禽。这些不光用来卖,也供他和朋友们品鲜,是城里人所说的野味。小屋里的陈设非常简单,粗质的木方桌,藤编的椅子,屋檐下晾挂着的咸猪肉,以及灶台里用柴燃起的炉火,都流淌着一股浓郁的乡土气息。绕过小木楼,后面是个池塘。上面有几只野鸭在嘎嘎地游来游去,逍遥快活。池塘的周围是几亩菜园,菜园的篱笆边种满了各种果树,树上缠满了葡萄藤。出了菜园才是农场,整个农场占地上千亩,全都是珍贵的苗圃。远远看去,郁郁葱葱,一望无垠。 


        不远处,从农舍里走出来一个男人,五十多岁,皮肤黝黑,他远远地就挥手和方振国打招呼。 

        “老方,你可真是稀客啊!” 

        “嘿,老马!”方振国加快步子,上前和他握手。 

        “我半年多没来,这儿是越搞越好了,你这个农场主当得还挺自在啊!”方振国环顾一下四周,拍着他的肩膀说。 

        “哪儿呀?最近翻新了不少地方,人挺累的,你看我又晒黑了!我女儿老拿我开涮,说我的皮肤是现在的国际流行色——古铜色!”说着,老马一阵哈哈大笑。 

        “呵呵……”方振国也禁不住笑了。 

        “走,老方。咱们进屋聊!” 

        “嗯,嗯……”方振国连声答应,可忽然他发现贝贝不在身旁,便赶紧喊道:“贝贝——贝贝——” 

        贝贝在田埂的草垛旁逮蝴蝶,正玩得兴起,一听到了方振国的唤声就立刻冲了过来。 

        方振国和老马一同进了木屋,贝贝蹦蹦跳跳地跟在他们身后。 

        刚一进门,便从里屋蹿出来一条草狗。它比贝贝高出许多,浑身是脏兮兮的长毛,两只耳朵耷拉着,又大又粗的尾巴甩来甩去。一见贝贝,它就兴冲冲地奔了过来。快到贝贝跟前时,它突然做了个可笑的动作,就地躺下,四脚朝天地打起滚来。 


        贝贝耳朵挺立,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它,似乎有点搞不清状况。 

        草狗越滚越激动,两个偌大的狗卵蛋不停地甩来甩去。 

        贝贝警觉地连退两步。 

        草狗一个翻身爬起来,又凑了过去。它的脏鼻子几乎贴在贝贝脸上,它讨好地亲亲贝贝的嘴,又舔了舔它的脖子,围着贝贝团团打转。它的大尾巴起劲地甩着,弄得满屋子是灰。 


        贝贝昂着头,目光炯炯,宛如一个高贵的骑士。 

        忽然,草狗转到贝贝身后,它兴奋地喘着粗气,闻了闻它的狗鸡,接着竟舔了起来。 

        贝贝刚想抽身,草狗就猛扑到它身上,两个前爪死死地抱住它的后半身,激动地浑身抽搐,通红的狗鸡全都露了出来。 

        “呵呵……”坐在一旁的方振国忍不住笑了起来。 

        “呆呆,你干什么啊?给我过来!”老马尴尬地训斥道。 

        草狗不理会,身体越加猛烈地前后摆动着。 

        老马拿起旁边的扫把,对着草狗的头就是几下,“这个狗就是人来疯!……” 

        草狗这才悻悻地停下来。 

        老马无奈地摇摇头说:“它本来是路边的流浪狗,我扔过几次骨头给它,它就赖着不走了,老跟着我。这狗特傻,我们都管它叫呆呆。最好玩的是,只要一来人,它就犯这个毛病,我们这边的人都已经习惯了!” 


      贝贝八(2) 

        方振国朝呆呆笑笑,亲切地唤了它两声:“呆呆——呆呆——” 

        话音没落,呆呆就又兴冲冲地跑到方振国跟前。 

        方振国摸了摸呆呆的脑袋。 

        突然,呆呆立起身子,一把抱住方振国的小腿,下半身又开始不停地前后摆动起来。 

        方振国顿时笑出了眼泪。 

        呆呆听到笑声,情绪更加亢奋。它越抱越紧,大口喘着粗气,眼睛瞪得圆圆的,粗硬的大狗鸡不断地渗出乳白色的液体。 

        老马顿时觉得颜面尽失,他不耐烦地嚷嚷道:“去……去……你个狗东西!给我滚出去!” 

        说完,他又抄起笤把,狠了它几句,然后连拖带拽地把它撵了出去。 

        贝贝见呆呆出了屋,也按捺不住跟着跑了。它们一前一后快乐地奔跑在绿郁葱葱的田野上。 

        方振国和老马一直聊着,直到黄昏才起身道别。 

        走出木屋,方振国站在葡萄藤下。不远处,一条清澈的小河旁,几个卷着裤衩在河边捉鱼虾的孩子,正拾掇着他们的小箩准备回家。灰蓝色的天空下,苍翠的万物披挂上了一层夕阳红的暮色。袅袅的炊烟从农家土制烟囱里升腾而起,而后迅速消散。那一刻,方振国心中有几分忐忑,几分恋恋不舍,更有几分担忧。他想再看一眼贝贝,和它作个别。他四处张望了望,隐隐约约地,他看见暮色中两个小小的影子还在远处相互追逐着。于是,方振国没舍得惊扰它,就这么悄悄地离开了。 


        贝贝由此拥有了一段精彩的乡村生活,那是它今生难忘的记忆。它热爱那块土地,它原本属于那里,它来自那里。烈日炎炎的夏天,它喜欢趴在凉荫荫的屋檐下看蓝天飞翔的小鸟,聆听它们的歌唱。它的傻同伴呆呆总会在这个时候和它嬉闹,咬它的的耳朵或者又骑在它身上想和它行一时之欢。贝贝会恼火,会冲它嚷嚷但绝不会伤害它。它不喜欢欺负弱者,它宁愿壮着胆子去和水牛打架,被它踹上几脚弄得到处是伤,也不愿意听见呆呆唧唧哇哇的讨饶声。呆呆很崇拜它,总是跟在它身后耀武扬威。只要它和贝贝走在一起,便不会有狗欺负它,而它甚至还可以去欺负别人。贝贝总是充当一个强者保护它,替它做出头鸟,为此贝贝没少遭皮肉罪。可贝贝乐意这么做,一个勇敢先行者的背后有几个忠实的“粉丝”跟着,这会让它觉得自己还有那么点伟大,有那么点价值。渐渐地,贝贝在当地出了名,它身后跟着的动物也就越来越多,这中间不乏无家可归的流浪狗,甚至还有一些四处被人欺凌的小野猫。它们成群结队地跟在贝贝身后,这情景很像黑社会里的大哥带着一帮为他两肋插刀的小弟,景象十分壮观。 


        短短几个星期,贝贝就完全适应了乡村的生活,精神状况更是一天好过一天。 

        方振国常常打电话询问起贝贝的情况,老马总会半开玩笑对他说:“贝贝呀,它早把你给忘了,在我这过的好得很呢!”方振国听到这话时,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以前他总希望贝贝的病能快点好,彻底好。可现在果真好了,他又有了一种失落,他觉得它好得太快没给他心理接受的过程,他本以为贝贝最起码会难过一阵子,或者为他生个小病什么的,这样至少可以证明它是思念他的,对他的感情是深厚的。这些窝在心里的话他没法儿和外人讲,别人也更不会理解。那天下午,他实在憋得难受,转来转去,最后还是跑到了陈医生那儿。他向他描述起贝贝的情况,陈医生耐心地听他叙述完后,兴奋地说:“很好啊,它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适应那边的环境,这在我的研究实例中是极个别的,这可真是奇迹啊!” 


        “可不是吗?确实太快了!连我还没适应,它都适应了。”方振国笑着直摇头。 

        “嗯?怎么?”陈医生有些不解。他打量了一下眼前的方振国,发现他的眼睛略微浮肿,嘴唇乌紫,样子十分憔悴。“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什么话?”方振国诧异地问。 

      贝贝八(3) 

        “说了你可不要见气啊!”他考虑再三才说出口,“我觉得问题……问题可能不光是出在贝贝身上!”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方振国纳闷极了。 

        “你的行为……”陈医生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我的行为怎么了?我不明白你的话!”方振国面带愠色。 

        “可能你自己觉得没什么吧,可是你的行为在别人眼里已经有那么点……”陈医生勉强地笑笑,“以前我没好意思说,按道理我是替你的狗看病。可我也一直在观察你,如果再这样下去,得病的恐怕不单单是贝贝哦!”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方振国的神经突然紧绷起来。 

        “是这样的,”他说,“在我的研究中,凡是家里的宠物患有精神疾病的,都和主人的行为有一定的关系。也就是说,主人的精神状况会直接影响到他的宠物。” 

        “我可没病!”方振国嚷了起来。 

        “你别那么激动,我讲个事给你听,”他开始细细回忆道:“前两年,我接触过一个病例,我记得那天下着很大的雨,抱狗来看病的是一个老太太。当时她浑身淋透了,情绪特别激动,嘴里一直嘀咕说她的孙女儿自杀了,临死前留了张字条给她,让她好好照顾这条狗,别的什么话也没说。” 


        “然后呢?”方振国追问。 

        “老太太说她孙女儿的死是因为患有严重的抑郁症。很小的时候,小女孩的父母就离了婚,那女孩一直和她过,性格特别内向孤僻。于是,老太太就给她养了只狗,希望她能变得活泼开朗些。后来,这只狗一直伴随着这个小女孩的成长。女孩渐渐长大了,可忧郁的性格却没有改变多少。她经常一个人把自己关在房里,晚上也不开灯,她从不出去交朋友,唯一的乐趣就是和那只狗说悄悄话。她总是抱着它,有时连饭钱都省下来给它买好吃的。后来渐渐地,这只狗和她孙女儿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比方说喜欢呆在黑暗里,有时会焦躁不安,甚至还常常莫名地流眼泪……” 


        方振国越听越入神,他觉得这和自己的情况竟有几分相似。 

        “再后来,女孩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大概十六岁吧,她偷偷暗恋上了同班的一个男孩。老太太当时不知道这件事,直到她死后才知道是因为那个男孩拒绝了她。哎……”陈医生禁不住长叹一口气。 


        “真是个悲惨故事!”方振国的神情有些沮丧。“后来那狗怎么样了?” 

        “那女孩是在家死的。晚上趁老太太睡着后,吃了一瓶安眠药,第二天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那只狗一直趴在女孩的臂腕里。女孩被抬出去的时候,狗像疯了一样地追着救护车跑了好远好远。后来的几天,不论是白天还是晚上,它始终站在门前,不吃不喝,眼里总是泪汪汪的。又过了几天,它竟开始整日整夜地狂叫,叫得撕心裂肺。老太太没辙,带它去了很多医院,可都查不出病因。医生们说它的脏器已经开始衰竭,不名原因的衰竭。等它到我这儿来的时候,瞳孔已经放大,没有任何希望了!” 


        陈医生的话让方振国浮想联翩,他忽然想起贝贝不久前救他的那个晚上。那一夜他突发心脏病,贝贝为了叫醒他几乎喊破了嗓子,它不停地舔他的脸,用爪子使劲地扒他,然后扯着他的裤脚拼命往外拖。他知道,如果那晚不是翠姨听见贝贝的叫声,很难说他还在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方总,你在想什么?”陈医生看到一旁若有所思的方振国,轻声问道。 

        “嗯?没……没什么。”方振国猛地回过神来。 

        “其实每个人都可能会有阶段性的精神问题,不奇怪的。记得你上次和我提起你故去的妻和已出国的女儿,还说自己老失眠。你仔细想想,如果你的家庭正常和睦,可能你就不会这么看重与狗的这份感情了!”陈医生委婉地说。“当然,我只是给动物看病,对人不是我的专业,而且刚才的那番话是出于朋友的好意,不是医生对病人,我可没给你下什么结论,你别太在意啊!” 


      贝贝八(4) 

        “呵呵……”方振国不自然地笑笑,“和你们精神科医生谈话就是紧张,没准儿在不知不觉中就被说成精神有问题了。” 

        “哈哈……”陈医生也笑了,“不过,说实在的老方,可能你是太寂寞了,毕竟人的年龄在这儿,岁月不饶人呐!依我看,你身边真的应该找个人好好照顾照顾你。”陈医生语重心长。 


        “找人?”方振国一脸纳闷。“家里的佣人不少啊!” 

        “呵呵,你可真会开玩笑,我是说找个女人。” 

        “女人?” 

        “当然!真正意义上的女人,或者说叫妻子。” 

        “妻子……”方振国淡淡地笑笑,什么也没说。 

        回到家的当天晚上,方振国做了个梦。他梦见一个荒凉的村庄里有一间破旧的老屋,屋门前杂草丛生的台阶上坐着一个女孩。女孩低着头,轻轻地哼着歌:“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那声音幽怨、凄婉。他悄悄走上前问她,你怎么了?女孩缓缓抬起头,忧伤地看着他说,我很孤单。他指着破屋又问,这是你的家吗?女孩点点头,说是的。他又问,那你为什么不回家?女孩一下子就哭了,她说屋里没有人。 


        几天后,方振国收到了一封女儿的E-MAIL。 

        亲爱的老爸: 

        又提起笔给你写信了,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话在电话里总是很难表达。前几天,我一直想给你打电话,可每次听到你的声音之后,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又把电话挂上。过几天,就是妈妈去世整整四周年的祭日了,往年的这一天总是我们俩一起给妈妈上坟,可能是因为我现在身处异乡的缘故吧,对她更加思念,好想告诉天国的妈妈我很想念她! 


        记得上次放假回来,发现妈妈和我的房间还和过去布置得一模一样。窗台上,那盆妈妈最喜欢的素心兰花,开得还是那么美。翠姨告诉我,你每天都亲自给花浇水,我静静地站在那里看了好久。阳光下,叶子碧绿,花瓣雪白雪白,闻上去好香。闭上眼睛,忽然觉得妈妈好像又回到了我的身边,那种感觉很温暖,很温暖…… 


        爸,其实我心里一直有个很奇妙的感觉,我觉得妈妈没有离开我们,只是这次采风,她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罢了。记得小时候,最盼望的就是妈妈回来的那一天。每次,我都会迫不及待地翻开她那些色彩斑斓的画稿,然后趴在小凳子上开始不着边际的想象。晚饭的时候,她总会给我们讲一路上奇异的故事,妈妈口中外边的世界是那么美丽,令人神往。还记得那时,我总会问一些笨笨的问题,你们都咯咯地笑个不停,老说我是“傻丫头”。现在回忆起来,相聚的日子是多么温馨,多么难忘啊! 


        我就这么从一个懵懂的孩子渐渐长大了…… 

        妈妈教会我如何去爱这个世界,去体会生命中不同的感受。过去她常说,超越自己才能真正体验到生命的价值。可能就是因为她的这种豁达,让我觉得四年前夺走她生命的那场万人海啸,变得不真实。在我脑海中,永远定格的画面是她背着行囊离开家的那个背影,总感觉有一天,她还会带着那些画稿和故事回来,这一次她的画肯定很多很多,故事可能几天都讲不完。 


        我对妈妈的记忆在甜蜜中透着一丝酸楚,常常觉得孤独,无助,有时偷偷地也想哭。可是,妈妈最不喜欢看见我哭。记得她对我说过一句话,她说,勇敢并不表示不害怕,它的内涵远比不害怕要丰富,勇敢者不一定会永生,但胆怯懦弱的人注定一事无成。所以,每次眼泪快要掉下来的时候,我都赶紧把它擦掉,我不希望被天堂里的妈妈看见。 


        在国外的这一年,我觉得自己长大了很多。妈妈曾经说的那些话,我也渐渐开始明白。每当我一个人漫步在巴黎的街头,我总会想,我这是在沿着妈妈的路继续前行,她一定在某个地方看着我、鼓励我。所以我一定不能让她失望。虽然在这里我不是最优秀的,但我总告诉自己我会是最努力的。我知道无论遇到怎样的困难,我都应该勇敢地面对生活给我的考验,应该更加珍惜我现在所拥有的。 


      贝贝八(5) 

        爸爸,如今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牵挂的人。前阵子,翠姨偷偷打电话告诉我说你的心脏病又发了,幸亏贝贝发现,她们才及时把你送进医院,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这么大的事你却在电话里和我只字未提,还让翠姨也瞒着我。当初你让我出国,我心里就很担心,没有妈妈,我又不在身边,你会过得好吗? 


        作为女儿,我想说一句但不知道该不该说的话,我真的希望你能试着改变一下现在的生活,就像当初你替我改变生活一样,现在我才知道你原先的选择是多么的正确! 


        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再写下去恐怕就要天亮了。就此搁笔,希望你一切都好。 

                                                                                               永远爱你的贝贝 

                                                                                                      于凌晨 

未完待续


商品评价
  • 0%

    好评度

  • 好评(0%)
    中评(0%)
    差评(0%)
  • 全部评价(0)
  • 好评(0)
  • 中评(0)
  • 差评(0)
  • 用户晒单(0)
包装清单
我们的优势
售后保障
质保期:一年
售后服务电话:021-65572698
本商城向您保证所售商品均为正品行货,本商城自营商品自带机打发票,与商品一起寄送。凭质保证书及本商城发票,可享受全国联保服务(奢侈品、钟表除外;奢侈品、钟表由本商城联系保修,享受法定三包售后服务),与您亲临商场选购的商品享受相同的质量保证。本商城还为您提供具有竞争力的商品价格和运费政策,请您放心购买!

注:因厂家会在没有任何提前通知的情况下更改产品包装、产地或者一些附件,本司不能确保客户收到的货物与商城图片、产地、附件说明完全一致。只能确保为原厂正货!并且保证与当时市场上同样主流新品一致。若本商城没有及时更新,请大家谅解!
权利声明:
本商城上的所有商品信息、客户评价、商品咨询、网友讨论等内容,是京东商城重要的经营资源,未经许可,禁止非法转载使用。

注:本站商品信息均来自于厂商,其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信息拥有者(厂商)负责。本站不提供任何保证,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常见问题
下单后可以修改订单吗?

由本网站发货的订单,在订单打印之前可以修改,打开“订单详情”页面,点击右上角的“修改订单”即可,若没有修改订单按钮,则表示订单无法修改。

无货商品几天可以到货?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法获取商品的到货时间:若商品页面中,显示“无货”时:商品具体的到货时间是无法确定的,您可以通过商品页面的“到货通知”功能获得商品到货提醒。

订单如何取消?

如订单处于暂停状态,进入“我的订单"页面,找到要取消的订单,点击“取消订单”按钮。

可以开发票吗?

本网站所售商品都是正品行货,均开具正规发票(图书商品用户自由选择是否开发票),发票金额含配送费金额,另有说明的除外。

如何联系商家?

在商品页面右则,您可以看到卖家信息,点击“联系客服”按钮,咨询卖家的在线客服人员,已开通400电话的卖家,您可直接致电卖家。

收到的商品少了/发错了怎么办?

同个订单购买多个商品可能会分为一个以上包裹发出,可能不会同时送达,建议您耐心等待1-2天,如未收到,本网站自营商品可直接联系京东在线客服,第三方商家商品请联系商家在线客服。

如何申请退货/换货?

登陆网站,进入“我的订单”,点击客户服务下的返修/退换货或商品右则的申请返修/退换货,出现返修及退换货首页,点击“申请”即可操作退换货及返修,提交成功后请耐心等待,由专业的售后工作人员受理您的申请。

退换货/维修需要多长时间?

一般情况下,退货处理周期(不包含检测时间):自接收到问题商品之日起 7 日之内为您处理完成,各支付方式退款时间请点击查阅退款多久可以到账;
换货处理周期:自接收到问题商品之日起 15 日之内为您处理完成;
正常维修处理周期:自接收到问题商品之日起 30 日内为您处理完成。

免费小说阅读网, 都市小说,
对比栏